十字星

✟願能化作天際邊不存在的十字星,即便逆著光也要守護你✞

[中芥]逆向前行(章之六)

短小精悍的過度章

太久沒複習了有點不熟(x

月考終於結束了(。

 

章之六:逆向

從來不知道,分離與相遇,可以是為了同一個理由。

 

  芥川驚訝地看著眼前的人。

  生日?那種東西……

  竟然有人記得?

 

  明明是這樣絕望的世界啊,但這人卻可以像是毫不在乎似的,依著自己的步調前進。

  如此強大。

 

  「從許多年前-大概是十五年前-我就認識你了,那時候你才是個小鬼呢。明明就沒做什麼,卻被趕了出來。」

  「不,應該說,就是因為什麼都做不了才會被趕出來吧。」

  「城市裡傳出有人是墮落者,而你被大家指認為其中的一員,因此不得不離開故鄉,同時也跟唯一的妹妹分開。」

  「因為某些理由,所以我決定跟你一起離開那個鬼地方。然後,就這麼在外界度過了很長一段時間。」

  「後來我把你託付給了另一個傢伙,從此就沒再見面,一直到去年……」

 

  芥川消化了一陣。

  不待他開口,中也自顧自地說道。

  「那麼,我就來解釋一下理由吧,想必你也覺得很疑惑。」

  「打從一開始,我就是墮落者了。擁有隱藏自己的能力,混跡普通人的都市。然後,看到了沒有能力卻拼命生存的你。」

  「明明我才是墮落者啊,但你卻被趕出來。或許是抱著有點抱歉的心態,我想照顧你這個被我所害的小鬼。」

  「然後,一直到某天,我才發現即使是隱藏氣息的我,也是會傳染給別人這項事實。」

 

 

  中也灌下另一瓶酒,隨手將瓶子丟在一旁。

  「所以我們就分開了。」

 

  頭痛,又是熟悉的痛。

  這一年來,日漸嚴重的不適,彷彿要想起什麼的模糊,芥川費力地張開口,努力忘卻窒息感。

 

  「中也先生沒有必要這麼做吧,如果只有您被汙染而在下卻是正常人,那不是非常不公平嗎?」

 

  中也愣了一秒,接著微微移開視線。

  「這麼說也是呢,身為普通人地你基本上算不上什麼戰力。」

 

  「那為什麼……」

 

  「因為喜歡你啊。」

 

 

  氣氛一瞬間凝結,中也看著殘破地外界,芥川看著凌亂的地面。

 

  因為喜歡,所以選擇分開。

  因為喜歡,所以追尋相遇。

 

  他們兩人,用截然不同的方式,表達同樣的意義。

 

  「中也、先生……」

  「在下已經不記得您了。」

 

  「無所謂。只要此時此刻,你還記得便夠了。」

 

  是啊,在這瞬息萬變的世界裡,兩個完全不同的靈魂,卻在同一個點相遇,然後停留。

  他們都不是喜歡停下腳步的人,但如果是為了眼前的人,就算是一輩子,大概也會毫不猶豫的賭注下去。

 

  如果時間靜止,那這一瞬便是永恆。

 

 

 

  回到旅店時兩人的心情都很微妙,旅店距離遊樂園有一段距離,因此雖然樂園已毀,但住所還是在的。

 

  芥川一邊在內心吐槽您特別挑成年這天說這是居什麼心,又一邊用力思考一年前的事。

  然而在遇到他以前的一切,都像過了水一樣稀薄,即使撥開白紗,也只能想起片片斷斷。

 

  不知為何,記憶中有個奇怪的小孩,有著雙色的髮與詭異的眼睛,笑起來特別邪惡。他似乎說了些什麼,但卻想不起來,只能想起二個字。

 

  契約。

 

  如果能想起來……如果過去的自己知道了這件事,一定會很高興的。

 

 

  即使不需要食物,中也仍然是叫了客房服務。芥川沉默地看著眼前的青年為他點的和果子。

 

  就說怎麼可能會這麼清楚他的喜好呢。

 

  距離談話後的這段日子,他們都沒再開過口。或許是怕說什麼都會擾亂現況,平時粗枝大葉的青年也小心翼翼了起來。

 

  果然……早就認識了嗎?

  或者是認錯人了?

  但這種熟悉的感覺……

 

  「中也先生。」

 

  珊瑚色髮的人回過頭來,只見對方的視線注視著自己,墨色的眼裡似乎閃著些什麼,明明是漆黑的瞳,卻有星光點點。

 

  「雖然在下並不記得您了……」

 

  「但在下依稀還是知道,過去,也是一樣,非常喜歡您的。」

 

  「……」

 

 

  「……夜安。」

 

  「……我很高興喔,芥川。」

 

 

  一夜無夢,當中也再次醒來時已經是中午了。

  隔壁的少年尚在沉睡中,反常的是,這天兩人都很晚醒。

 

  芥川龍之介十八歲後第一天。

 

  陽光在三月裡顯得沒什麼作用,外頭飄起小雨,中也還沒考慮完要不要喊他起來,對方已經睜開了眼。

 

  「中也先生?」

 

  「喔喔,早啊,吃點什麼吧?」

 

  對方點點頭,拘謹地坐了起來。

  「多謝。」

 

  中也就在芥川的注視下從外面吧檯買來了紅豆湯。

 

  一切如同昨夜般美好,雖然世界依然殘酷,但心卻平靜安和。

  一直到少年問出了問題。

 

  「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很少看到您住旅館呢。」

 

  「……不是因為你昨天生日嗎?」不知為何,中也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生、日?」

  「在下是昨天生日嗎?還是頭一天知道呢。」

 

  「……」

 

  怎麼會?

  明明……

  等等,那麼……

 

  「你還記得昨天發生了什麼嗎?」

 

  「昨日?」少年放下手中的碗,沉思一陣。

  「昨日剛結束一場戰鬥後,您提議要到附近城鎮落腳,並說今天一同到附近參訪。」

 

  那不是、前天的行程嗎?

 

  「但現在外面仍在下雨,或許還是別出門了吧。」芥川的語氣很平淡,眼神也無半分搖晃,不像是在唬他。

 

  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都忘了嗎?昨天是如何見證一個地域的產生、我是怎麼告訴你過去的事、又是和你說了……

 

  你全部都忘了嗎?

 

  「您怎麼了?」見他臉色越來越不好,芥川忍不住扶住他,揹至床上。

  「中也先生,您恐怕最近太累了,還是先休息吧。」

 

  原來是太累了嗎?

  所以你說你喜歡我也是夢嗎?

 

  中也頹然坐在床上。

  已經不明白了,果然是我在作夢吧?

 

  「芥川……」

 

  「在。」

 

  「能和我去一個地方嗎?」

 

  「但您……」

 

  「沒事的。」中也露出堅強的笑容,恢復到往常的自信。

  管他什麼命運,我就是不信,如果逆天,不能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由於下著雨,行人不如往常多。他們也不太管滴落的雨水,就直接走了出去。

  芥川也沒多問要去哪,只是有些疑惑地跟在後面。

 

  距離旅店一段距離的地方,遠遠望去,只見到一堆殘骸,已經用黃色封條圍起,怪手在裡頭撈著什麼,路人在旁或哭泣,或觀望,或指點。

 

  果然……不是夢。

 

  中也看著被破壞的遊樂園,心中有種奇怪的感覺。

  沒有預期中的失望,而是另一種類似於剛見到他時的,無奈。

 

  嘛,算了。

  先將就著,雖然只是猜想,但只忘掉一天實在是很奇怪。

 

  或許他不僅僅是忘記昨天這麼簡單。

 

  「沒事了,走吧。我們去買件外套吧,看你穿這樣都覺得冷了。」

  所有問題,明天再說吧。

 

 

  活在當下,然後走出未來。

 

                       章之六:逆向(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