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星

✟願能化作天際邊不存在的十字星,即便逆著光也要守護你✞

[中芥]《童話》(短篇,獻給生日過了很久的芥川)

*私設有,半原著向(?

*時間點約莫在《雪燈》後,死屋之鼠前(可略

 

[中芥]《童話》

你我的童話,只是殘酷現實下的夢。

 

 

  戴著紅色帽子的少年在森林中迷路了,準確來說,是原本就沒有目的地。

  印象中自己原本與中也先生在掃除港黑某些酒店的入侵者,一回神自己就以身處在這莫名的世界了。

 

  敵襲?

 

  芥川一邊思索著現在的處境,一邊下意識想發動能力。

 

  毫無動靜。

 

  不但能力無法使用,甚至衣服都換了。

  而且還是女裝。

 

  突然驚覺自己的視線變低,飛奔至河水邊一看。

  是小時候的樣子,男的。

 

  到底……怎麼回事啊?

 

 

  一閃神,遠方好像有個影子。

  高速靠近。

 

  一隻狼!直立奔馳的狼!

 

  這……異能者嗎?

  不妙,現在一點能力都沒有……果然只能迴避了。

 

  毫不猶豫轉過身來,在沒把握的情況下不可輕舉妄動。

 

  「等等!我只是想問問你的奶奶住哪呀?」那隻狼,說。

 

  ……這肯定是異能,千萬不可上當。

 

  一邊說服自己,一邊憑著感覺四處繞路。

  好不容易甩脫不明的狼,芥川有開始苦惱了。

 

  現況非但沒有轉機,反而更糟。

 

  總之,先尋找武器。

 

  森林裡無非是些枯枝落葉,各種鳥獸。方才在河邊沒遇見喝水的大型動物可說是萬幸。

  倒是找到許多果子。

 

  雖然盡是些不認得的果實,但依據鳥雀食用後似乎沒什麼大礙,撿拾一些帶在身上總是好的。

 

  如果可以,果然還是得先出森林比較能了解現況。

  但以他現在的體能,光是甩脫野狼就已經很勉強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竟發現前方有座木屋。

  雖說若有個落腳點不是壞事,但首先要觀察四周。

 

  繞了一圈,沒什麼動靜。木門半掩著,好似要邀請人進去。

  更加可疑。

 

  輕瞥室內,好像有什麼,還沒想起是誰,便聽見聲音。

 

  「小紅帽……你來啦、快來奶奶這邊……」

 

  這聲音、不就是剛才那隻狼?

  ……你自己找到路了啊?

 

  想迅速離開現場,不料,見他要逃,惡狼立刻卸下偽裝,急起直追。

  經過剛才那場追逐戰後,過於年幼的身體已經負荷過大,這次恐怕……

 

  獵人經過。

 

  那獵人見到他立刻端起槍,秒準狼。

  雖說不認識,但這人應該是友善的……吧。

 

  他雖然托著槍,但卻遲遲未動,雙手不斷顫抖。

 

  「喂,你在做什麼!」

 

  見狼即將追至,芥川忍不住問道。

 

  「我……第一次看到狼……媽呀太可怕了!」說著,轉身想跑。

 

  也不知是哪來的力氣,芥川憤怒的踢他一腳。對方重心不穩之下摔倒,手上的槍也掉了下來。

 

  跑過去搶下獵槍,全無遲疑,朝惡狼連開三槍。

 

  這都是些什麼事?

 

  獵人滿臉驚懼的看著瘋狂的男孩,飛也似的逃走了。

 

  芥川看著不斷湧出鮮血的狼身,拋下太過沉重的槍枝,踉踉蹌蹌地晃到木屋門口。

 

  大門敞開,整個房間都是血腥味。

  床上一個衣物被奪去的人渾身血紅,腰側開了個洞,一旁亂七八糟的婦女裝束被丟在地上。

 

  看見那人,芥川呼吸一窒。

 

  中原中也。

 

  隨即,一陣槍聲,一陣痛楚。

 

  ……為什麼?

 

  用盡最後力氣回頭,尚剩一絲氣息的狼手上獵槍應聲掉落。

 

 

  這裡是哪裡?

 

  頭上戴著個類似兔耳髮飾的少年茫然地看著四周。

 

  清新的草原、乾淨的藍天,多久沒看過這樣的世界了?

  不是呀,明明一直都住在這裡的。

 

  不對。

 

  芥川的頭隱隱作痛,思緒混亂。

  有點想不起自己在這裡的理由了。

 

  突然間,從空氣中冒出的白兔背對著他開始狂奔!

 

  也不知為何,就是想追上去。

  大概是想問個究竟吧。

 

  「不好了,茶會就要開始了!」那隻兔子看了看手上的懷表,跳進樹洞裡。

  ……打哪來的表?

 

  也無暇顧及太多,身體不由自主地動了。

 

  樹洞外境是一個截然不同的地方,白兔的身影蕩然無存。

 

  可惡……為什麼又是森林?

 

  嫌惡的看著路邊顏色詭異的蘑菇,聽見不知來自何方的話語。

  「你好啊,愛麗絲。」

 

  愛麗絲?誰?

 

  警界的向後退了一步,略為增加的是也使他看見聲音的源頭。

  樹上的一隻貓。

 

  不是吧?又是這種異能力?

 

  「在下並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別這樣嘛,想不想去參加茶會啊?」黑色的貓說道。

 

  「你知道些什麼?」危險的瞇起眼睛,芥川一邊游移視線尋找可供戰鬥的東西。

 

  「歡迎來到奇異國度,瘋帽商的茶會就要開始囉!一直向前就會到了呢!」語畢,黑貓像一縷輕煙般消逝。

 

  「嘖。」

 

 

  怎麼可能照著你說的走啊。

 

  轉個彎,芥川朝著另一個方向繼續前進。

 

  很快的,森林已經到了盡頭。

  放眼望去,用石子鋪好的路、裝飾用的噴水池,遠方還有個城堡。

  以及,一群穿著怪異紙牌服飾的不明生物正在用紅漆塗著白玫瑰。

 

  「怎麼辦,紅心女王就要來了!」

  「陛下最討厭紅色了,如果被發現就糟糕了!」

 

 

  紅心女王?

  聽來像是這個地方的統治者。

  真想見見她,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好了,來不及了!」紙牌人瞄到逐漸接近的身影,全都害怕的跑走了。

  芥川沉默地看著眼前身穿華服的紅心女王,內心掀起無數波瀾。

 

  「中也先生?」

 

  「哎呀呀,竟然種了陛下最討厭的白玫瑰,這個人真是罪該萬死!」

  「沒錯,陛下,快殺了他吧!」

  圍繞在那人旁的紙牌兵七嘴八舌道。

 

  中原中也面無表情地走了過來,手中鐮刀閃著冷冽的銀色光芒。

 

  「處決。」

 

  芥川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著前輩抬起手,刀落──

 

  為什麼?

 

  失去意識前,只見自己無數緋紅染盡大地。

 

 

  中也煩躁地在某個房間前踱步。

  一座破爛的房子,不怎麼明亮的地方。

 

  明明之前才從病房裡出來,沒想到這麼快又受傷了。

 

  忍不住又摸了進去,隨意地坐在床邊。

 

  少年的臉色十分蒼白,掛著點滴的手分外纖細。略為急促的呼吸,額前微微冒著汗。

 

  明明有著絕佳的攻擊與防禦力,但面對精神攻擊時還是別無辦法呢。

  由於某些複雜的理由,暫時不想回報上級,所以只能放在自己的住所。

 

  ……如果告訴森先生的話,一定會被叫去和武偵談判的。

 

  只要一想到這個可能性,中也的胃又痛了起來。

 

  雖說知道芥川其實對太宰治不是抱持那種感情,但還是無法消除每次看到他就想揮刀的衝動。

 

  「你快醒醒啊,芥川。」

 

 

  寒冷。

 

  冰涼的地板,狹小的窗戶,有著長髮的少年坐在室內。

  不知為何頭髮長得可怕,在不大的空間裡使得移動更加困難。

  大概是因為,待太久了吧?

 

  可是,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呢?

 

  芥川趴在窗邊向下張望,他貌似待在一個類似塔的地方,底下深度目測超過十層,只能看見小小的人影。

  還多虧他目力過人。

 

  這個塔完全沒有門,看起來就是官人的地方。

  但他連為什麼會被關進來都毫無頭緒。

 

  記憶非常模糊,只有一個身影稍稍掠過。

  珊瑚色長髮、湛藍的雙眼……

 

  已經叫不出名字的人。

 

 

  只要想起這個人,不知為何,就有種莫名的痛楚浮現。

  不要多想。

 

  這二天來,他不斷在房內尋找出路。無論是地板、牆壁,怎麼樣都找不到出口。

  飢餓已經使他難以思考,神智不太清晰。在絕望之下的冷靜,使他再次來到窗邊。

 

  與其等待死神,不如自己主動投懷送抱。

 

  一躍而下。

 

  「芥川!」熟悉的聲音,騎在白馬上的劍士,無法忘卻的藍眼……

  聲音彷彿重疊,不知是與什麼重疊。

 

  現實,或者夢境?

 

  為什麼!

  為什麼總是得不到美好的結局?為什麼總是要在你面前死去?

  「……為什麼得不到幸福呢?」

 

 

  「芥川,芥川龍之介!」

 

  眼前的少年急速的顫抖,冷汗像水龍頭般滴落,淚水混著鮮血滑過臉龐,如同將死之人般有一下沒一下的偽呼吸。

 

  中也不斷搖晃芥川的身子,認真地考慮起向武偵談判的可能性。

  但是……

 

  和那裡的距離遙遠的絕望,要在一、二小時後才有可能到達。

  到那時候……

 

  這種類型的異能,只能用部分外力以及本人的意志處理了,發動的人早就死了也沒消失,看來是用了就無法解除的能力。

 

  「你清醒點啊……」

 

 

  我是誰?

 

  少年站在湖邊徬徨著,湖水映著他空洞的雙眼。

  沒有光的世界,沒有希望的結局。

 

  湖中突然捲起漩渦,浮現出一名男子。

 

  「你、是誰。」芥川聽見自己的聲音分外冰冷。

 

  對方不怎麼高,即使戴著帽子雙腳懸空依然矮他一節。

  「你掉的是,這邊這個故事,還是那邊那個故事?」青年問道。

 

  他左右手指者湖,湖水被分為兩半,映照出截然不同的畫面。

 

  一邊是充滿歡樂的糖果房,另一邊則是少女在爐灶邊哭泣。

  「在下……」

 

  ……想要幸福快樂的結局啊!

 

  「弄丟的是、」

 

  我是誰?我在哪裡?在做什麼?

 

  「是那個……」

 

 

  --『芥川,我們是黑手黨,是殘酷現實的罪犯。所以,別再妄想什麼童話故事了。』

 

 

 

  「可惡、果然還是打通電話嗎……」

  「你給我醒來啊!那些都是騙局!」

  拜託你,別就這麼沉淪啊……

 

 

  中也不斷晃動少年的肩,對方卻像斷了線的人偶般任由他擺動。

 

  「芥川!」

  「明明就還有、很多沒說的話、沒做的事……你……」

  回來好不好?

 

  有動靜了!中也看著突然間睜大雙眼的少年,未回過神來,就聽見一句話。

 

 

  

  「在下弄丟的是那個有著中也先生的現實啊!」

 

 

  什麼?

 

  「芥……川?」猶疑地看著說出驚悚話語的少年,中也不知道自己該看哪裡。

  但還是,勾起微微的笑容。

 

  「那就好好把握啊,你說是吧?」

 

  「中也先生!」

 

 
           雖然我們都不是童話世界的人,但有時,現實比童話更美麗。
                          《童話》(完)

*

(不知為何想寫短篇。)

看著歷史課本,腦中只有一句話:童話裡都是騙人的。於是,興起讓他走入童話國度的念頭。

原本想用白雪公主,但太複雜所以作罷。

最近為了原創(作業)花了許多時間,來不及趕生賀,但還是在這裡說一下,祝 生日快樂,芥川君。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