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星

✟願能化作天際邊不存在的十字星,即便逆著光也要守護你✞

[原創]《預言錄》(六)

第六章:飛翔

我只想,飛到你身旁。

 

  一百多年前。

 

 

  「初次見面,我是齊烈斯夜亞,魔法師公會的新見習生。」一個墨色長髮、翠綠色雙瞳的少年。嘴角的微笑是溫柔的,水一般的眼是靈動的。

 

  「你好,我是若風,同樣也是見習生。」銀色短髮銀色眼睛的少年說道。

 

  「聽說你是公會理唯一和我年紀差不多的人……」

  「你願意和我當朋友嗎?」

 

  眼前的少年充滿害羞的表情分外有趣,若風忍不住笑了。

  「好啊,那我們就是朋友了。」

 


  某日。

  「我說,齊烈斯夜亞啊……」

 

  「怎麼了?」少年沒停下手上的動作,只是應了一聲。

 

  「齊烈斯夜亞。」

 

  「怎麼了嗎,若風?」溫和的綠眼中隱藏著略為不滿,少年笑著抬起頭來。「我正在忙喔?」

 

  「不、這個……」有點抱歉的表情。

  「你不覺得這個名字很長嗎?每次念都要花很多時間。」

 

  「確實挺麻煩呢……」又回到原本的動作。

  「那你取個別稱吧!」齊烈斯夜亞笑道。

 

  「那就叫亞吧,一個字方便多了!」

 

  「……我說,你是不是預謀了很久了。」亞無奈地看向他,也沒有要否定這個名字的意思。

 

  「錯覺吧。」

 

  「算了,若風。」

 

  「嗯?」銀髮的少年走了過去。

 

  「這個,給你。」

 

  手中被塞了一個軟綿綿的東西,眼前的亞則別過頭,不願看他的表情。

  是一隻鴿子。

 

  「沒想到你竟然會做這麼細緻的東西……好厲害呀!」

 

  亞露出了相當開心的笑容。

  「謝謝你,若風。」

 

 

 

 

 

  「亞,你還好嗎?」擔憂地拍打少年的背,對方只是縮在地上不斷喘息。

  全身被黑氣布滿,死亡纏繞。冷汗低落,無法說話,只能拉著他的衣袖,稍作緩解。

 

  約半小時後。

 

  「你復原得真快……該說是天賦嗎?」看著眼前若無其事在吃點心的少年,若風真心覺得自己被騙了。

 

  「其實並沒有很嚴重啦……雖然感覺好像在你曾經說過的三途川繞了一圈,不過恢復之後感覺精神變好了。」亞一邊笑,一邊用手凝聚出黑色。

  「而且,好像得到了奇怪的能力。」

 

  「這不是好事吧,我說。」

 

  「好像是叫、黑魔術之類的。」偏過頭,亞一邊思索著公會課堂中複雜的詞彙。

 

  「黑魔術,不,不是魔術。」

  「這也是一種魔法,只是被大家所遺忘。」

 

  「魔法嗎?」亞的眼神閃閃發亮著。

  「我也能有魔法的天賦嗎,那我希望是風屬性的──」

 

  很遺憾的,是暗屬性呢。

  若風在心中答道。

 

 

 

  「我說,亞。」

 

  一個風和日麗的夜晚,少年們尚未從見習部畢業時,亦尚未從年輕的幻想中忘卻時。

 

  「你有夢想,之類的事嗎?」若風不確定的問道。

 

  「夢想……」對方突然笑了。

  「我……想要飛,無論現在的我有沒有資格飛向天空,都想完成這個夢想。」

  你總是比誰都強,比誰都寂寞。你的笑容為什麼看起來總是那麼遙遠……像在天上一樣,像在另一個世界一樣……

 

  「飛翔嗎……」若風抬頭望向天邊。

    飛翔,自由。原來是這樣啊。

  被黑魔法所束縛著的你,很痛苦吧?

 

    「那你可要多看看天了。」

 

    「咦,為什麼?」

 

  「看向未來,看向光明,你才能找到飛行的方向啊,亞。」若風微笑著,格外溫暖,也格外坦率。

 

  從何時起,你逐漸的沉默起來了呢?

  多年以後的亞不只一次這樣想。

  儘管,早已知道答案。

 

 

 

  「若風,我在外面遇到一個小孩子!他跟我一樣,總是被黑魔術困擾著……」某日,亞匆匆跑來,道出驚人之語。

    「這世上因此而痛苦的人還有很多吧,然而大家都不理解,總是將我們當成怪物……到底該怎麼辦呢?」

 

  又再隔了幾天。

 

  「若風,我決定要偷偷養大那個小孩子!別阻止我!」

 

  我沒阻止你啊,但全世界都會阻止你。

 

 

 

  「他的名字是普路塔,是我取的名字。你看!」亞的身後拉著一個很小的孩子,髮與眼皆是黑色的,膽怯的縮在少年旁。

 

  「你好,普路塔。我是亞的朋友,若風。」蹲下身,若風試圖釋出善意。

 

  然而對方卻躲得更後面了。

 

  「普路塔好像不太喜歡光明系的人呢,見諒啦──」亞愉快地摸摸小孩的頭,一邊對他露出抱歉的表情。

 

  「嘖。」

 

 

 

  亞的能力還是被發現了,若風不知道的是,這是亞自己放出的消息。

 

  「我想和普路塔創立一個協會,一個沒有痛苦、沒有黑暗的地方。」

  「一個自由的家。」

 

  「願你能得到自由。」

  

  ──願你能幸福,亞/若風。

 

 

 

 

  自從那天以後,黑魔術師公會成立,兩人的關係也越來越遠。若風當上會長後更是如此。

  黑,與白,終究無法並存於同一個地方。你,與我,注定走上分別的道路。

  也是從那時起,若風變得不太愛跟人打交道,也嚴肅了起來。

  偶爾亞會到公會拜訪,帶上第一個收的徒弟,普路塔。

  他們彼此的談話日漸疏遠,但奇妙的是,若風仍然堅持喊他一個字。

 

  這或許是最後的執著了吧。

 

  維持著這種遙遠的關係其實相當疲憊,但若是跟後來比起來,他們寧願永遠保持這個樣子。

 

  然而,人間總是事與願違。

 

 

  二十年後。

 

  「許久不見,若風。」

 

  「真意外,居然還有空來公會,協會的事不是很忙嗎?」

 

  「這個……」對方露出尷尬的表情。

  「其實也還好,孩子們都大了,不太需要我幫忙了。」

 

  「這樣也挺好的呢,亞。」

 

  「嗯……」

 

  沉默覆蓋空氣,欲張口。

  『那個/亞 ──』

 

  「……您說吧。」亞停了下來。

 

  「……不,其實我沒有要說什麼。」

  你過得,還好嗎?

 

  「那個,若風。其實我來這裡是有一件事想拜託你。」綠眼的青年突然非常鄭重地說。

  「你不是純光屬性的嗎?我是想說,你能不能……」

  「把我淨化。」

 

  若風一瞬間答不出話,難以置信地看著亞。

 

  「發生什麼事了嗎?」

 

  「其實我感覺到了……最近幾年來,發作的痛苦越來越嚴重,有時甚至會在無意識之下攻擊四周……已經沒辦法好好地控制了呢,這個。」亞輕微的注入極少的黑魔力,全身的黑氣立刻溢了出來。

  「大概是因為,幫孩子們吸收太多了吧?」一邊苦笑。

 

  「你竟然幫他們承擔啊,也難為了。」重重的嘆了口氣,若風拿起了極高的華麗白色手杖──那是公會會長專屬的魔杖。

 

  「抱歉啊,拜託你承擔這麼重的罪孽……」對方不答,只是淺笑。亦如平時的沉穩,卻又帶著點苦。

 

  ──如果是你的請託,就是滅了世界,我也無悔。

 

  「這次真的要說再會了,亞。」再會了,我的朋友。

 

  「嗯,替我顧好普路塔……」來不及聽見青年的回應,亞已經化作一團光,消逝成灰。

  並不是永久消滅的滅靈魔法,而是充滿溫和的超渡,或許,若風的心中還是藏著一點私心的吧。

 

  忽然撇見房門外有個熟悉的身影,忍不住跑了過去。

 

  是普路塔。

  想出聲開口對他說點什麼,但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於是,悲劇就產生了。

  至紹一開始若風是這麼想的。

 

 

  末世戰爭。十年。

 

 

  若風用十年的時間和協會周旋、試探、猜測,最後一戰時,他才明白是自己的想法太過天真。

 

  雖然不明白涅特是怎麼想的,但他很清楚,領導這個局勢的普路塔──只不過是個還未長大的孩子罷了。

 

  單純為了亞的離去而悲傷、憤怒、懊悔,將一切過錯推到他身上。

  果然黑魔法師多少都有點,性格崩壞的特質嗎?

 

  還沒長大的小鬼,別做對不起你老師的事了。

  在他們死前,若風是這麼說的。

 

  如今,又是一個十年。

 

 

 

  「我果然還是無法飛翔嗎?」菲亞特喃喃道。

 

  三十分鐘,僅僅三十分,少年的暗屬性已經能完美的融合在風之中,其攻擊力的強勁,連若風自己都嚇了一跳。

  但卻無論如何都無法飛起。

 

  「或許你還沒有足夠的意志吧。」若風開始翻找自己的異空間。

 

  「話說回來。」閉目養神的夜林忽地開口。

  「所有魔法師公會的會長都有長生不老的特異功能嗎?」

 

  若風忍不住噴了出來。

  「你誤會了,只有光明屬性修練至極端的人才有這種可能,通常會停留在最強的時刻。但艾特曼斯原本也不是這個樣子的,似乎是遇到潔西卡兄弟後才調整成年幼時的長相。」

 

  「還以為會長是根據這種能力選的呢!」菲亞特,說。

 

  不知為何,若風感覺自己重傷了。

 

 

  「總而言之,這個你先帶著吧。」終於從亂七八糟的異空間翻出一個破舊的物件,若風將它交給菲亞特。

  「這是我很久以前,某個朋友所做的,或許可以帶來好運。」

  和平的信鴿娃娃。

 

  「謝謝你,若風。」菲亞特笑了,翠綠的雙眼映著溫柔,恍若隔世。

 

  「雖然有點倉卒,但我們得賭一把了。那兩位重傷的時間也不多,基本上主要以普路塔為主。」若風走向公會殘破的遺跡中。

  

  「你要去哪裡?」律星站起身,牽著銀星的手。

 

  「在這之前,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

  「預言錄。」

 

 

  什麼?

 

 

  領著一群不明所以的夥伴們來到殘破的武器庫,雖然建築物已經焦黑,但其中的東西大部分還是相當完整的。

  若風從其中拿起一個相當完好的水晶球。

 

  「我就老實告訴你們吧。預言錄是一種不存在的東西,是我,以及艾特曼斯共同保存的秘密。」

  「藉由我對最前線的認知,發布最有可能發生的事。」

 

  「等等,如果沒有發生呢?」夜林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若風笑了。「如過沒發生,大家就會當作是一場笑話帶過,但如果發生了呢?如果每項都命中了呢?」

  「那麼人心將會得到安定,同時,下一次的預言將會起莫大的作用。」

 

  到底是世界左右了預言的內容,還是預言的內容左右了世界?

  ──你說呢?

 

  夜林彷彿想起當年艾特曼斯對他說的,勿信任何人。想起當年西卡憤怒而不解的眼神。想起自己對於種種玄學毫不猶豫時西潔的苦笑……

 

  我們都還太年輕啊。

 

  沒等他回答,若風將魔法發動。

  眾人靜靜地看著超大型魔法發動。

 

  同一時間,不同地點,所有人,無論是魔法師,普通人,黑魔術師……全都抬起頭來。天空、天花板,浮現出了字樣。

 

  戰正將盡,公會必取得最終勝利。

 

 

  歡呼的、不解的、瘋狂的,他們彷彿能聽見這些聲音迴盪耳際。過去的自己,曾經也是其中相信預言的一員,但現在……

  卻是創造神話的使者。

  肩上似乎又沉重了幾許,但其中壓力最大的菲亞特卻漾起笑容。

  「嗯,就要結束了呢。」

  就讓我來終結這場戰爭吧,賭上過去,賭上未來。

 

  「走吧,去結束這場鬧劇吧。」律星愉快地說。

 

 

  大老遠的,菲亞特就能感覺到深沉的黑暗氣息。

  「連我都沒來過的地方……這裡就是本部嗎?」一旁的律星念道。

 

  由於銀星毫無戰力可言,因此眾人決議讓夜林在破爛的公會裡看著──儘管直到他們走前夜林都仍嚷嚷著要幫艾特曼斯報仇。

 

  「那就拜託您了,夜林先生。」孟軒一個笑容就讓他安靜了下來。

 

 

  古老的黑色房子,雖然陌生,但卻給他一種懷念的感覺。

 

  悄悄的靠近,旁邊全是破碎的木偶以及……

  不知誰的血。

 

  痛苦,悲傷。

  房子給人這樣的感覺。

 

  沒想到,不等他們更深入,遠遠地,已經能看見不知誰的身影,向他們的方向飄來。

 

  若風比了個禁聲的手勢,拿出一張紙,上面浮現出字樣。

 

  涅特,換條路吧。

 

  點點頭,他們準備離去之時──

  聽見背後傳來一聲巨響。

 

  下意識地全抄起武器,想攔也攔不住。

  然而,硝煙過後,一片虛無。

 

  怎麼會……?

 

 

  「涅特──!」恐怖的淒厲尖叫,在走廊上分外明顯。

  「你這個、笨蛋……」莫名地哭泣聲,以及隨之在爆炸地點盤旋的黑髮少年,全身詭異的氣息使他們猜出他的身分。

 

  普路塔。不知道他怎麼了。無論如何,趁現在吧。

 

  得到一致性的點頭後,孟軒與律星率先現身。

  在菲亞特修練時就已經擬好了,由於他們三個都是暗屬性,所以非必要情況下若風不出手。菲亞特壓陣。

 

  水龍捲/暗之鞭!

 

  少年幽靈用怨恨的眼神看向來人。

 

  「都是你們這些人害的!」

 

  即使是受傷狀態下的普路塔,戰鬥力也不容小覷,各種花樣的術法層出不窮。若風用眼神示意菲亞特可以出手了,但卻見對方呆愣的表情。

 

  果然會有這種風險嗎……

  若風在心中嘆了氣。

  抓準普路塔可能會受菲亞特影響,但同時,菲亞特也可能因為對手的關係而無法用盡全力。

  不過……

 

  抱歉了,請容許我的用心險惡,這是為了你所渴望的和平與自由啊。

  我相信你不會丟下同伴的,少年。

 

  戰況愈發險惡,孟軒與律星逐漸感覺到不對。

  菲亞特呢?

  然而這種情況是不容分神的。

 

  分心的下場是,孟軒的法杖爆裂開來,雙手受到難以挽回的重傷。

 

  「孟軒!」像是從惡夢中醒來,菲亞特看著自己的友人被重創,忘記了心中的顧慮,拋下夢中片片斷斷的美好,眼神像要吐出火來。

 

  他,乘著風,起飛了。

 

  暗色的風,暗色的影。少年的速度被逼到極限,來不及回過神來,已經衝破普路塔的重重法術中。

 

  然而,實際上是,他的風聲一起,對方便像失了魂般失去戰意。

 

  我要……為你報仇……我要……結束戰爭……

 

  我想飛啊!

 

  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沒有什麼能阻止我飛行了,所以請你,安息吧!

 

 

  看著眼前的亡靈用哭泣般的眼神逐漸消失,菲亞特感覺到一震痛楚。

  為什麼……?

 

  「不好!」若風突然奔了過去,原本想動用光之咒,但卻又停下手。

  無路可走。

 

  菲亞特低下頭,看見自己飛在空中。

  我終於,會飛了。

  手中握住破舊的信鴿娃娃,接著,淡淡地笑了。

 

  啪。

 

  娃娃掉在地上。

 

 

  隨著普路塔地消失,菲亞特被對方放在身上的反擊惡咒,一同消失了。

 

  「菲……亞特?」孟軒看著自己血流如注的雙手,然後再看像逐漸模糊的,友人的身影。

 

  「不要啊──!」

 

 

                                                                               第六章:飛翔(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