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星

✟願能化作天際邊不存在的十字星,即便逆著光也要守護你✞

[原創]《預言錄》(七)(完)

尾聲:宿願

執念已了,珍重再見,你我的故事不會完結。只可惜不能與你再次站在同一個舞台……

 

  數分鐘前。

 

  才剛結束一場心力交瘁的戰鬥。

 

  「痛……」普路塔縮在房間內。

 

  「真是的,為什麼總是要不停的與一些素未謀面的人戰鬥呢?可不可以停止這種無謂的殺戮了?」深褐色頭髮的幽靈向他道。

 

  長達百年的陪伴,無時無刻不停下的痛苦,看不下去了、看不下去了!不想看見你老是為已死的那人感到難過,不想看見你單純的想發洩心中的淚水,不想看見你幼稚的希望能為他做點什麼。

 

  「才不、是呢……」毫無底氣的反駁格外無力,普路塔只能任由涅特在每次戰鬥結束後不斷的質問。

 

  「我已經受夠了……」涅特轉過身,背對著他。

 

  「等等、你要去哪裡?」

 

  幽靈給了他一個極度悲傷的淺笑。 

  「我只是不想看見你難過而已呀,但你好像一直都不明白。」

  「如果我死了,你能不能清醒過來?」

 

 

  「涅特──!」

 

  在與不認得的人交戰時,他的心是死的,平淡的,絕望的。彷彿想起那年,看見其列斯夜亞化成灰的瞬間──好像有什麼也跟著消失了。

 

  老師……?

 

  您終於來了嗎……

 

  一直以來,自己在期待的,同伴所不明白的──

  只是希望您能來殺掉我而已。

  僅此而已,涅特。

 

 

  多年後。

 

  律星戰戰兢兢地站在一間破爛房子的門口。

  過去協會的圖書館,禁書特區。

  專門置放所有小孩子的能力狀況、重大事件、秘密任務。

 

  吞了下口水。

 

  在離開前特地把銀星交給現任會長,夜林。

  「我只是去祭拜一下故友,去去就回。」

 

  而現在……

 

  在任務欄位裡翻翻找找,很快的,就找到染影的資料。

  不安。

 

  X月X日,在XX森林中置放魔獸。

 

  心跳停止。

  染……影……

 

  用力地閉上眼睛,然後張開。

  暈眩感沒有消失。

 

  原來,你都知道我的事,是因為這樣啊……

 

  這世上我能相信的人到底有誰?

 

  律星的腦海中浮現出蘿格絲的背影。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炸藥是蘿格絲給她的。

 

    ──『這樣,算是贖罪了嗎……』

 

  驀的回頭,竟發現當年用來防禦入侵者的毒氣已被啟動……

 

 

  孟軒微笑的看著眼前的男孩。

 

  「這個、好久不見,怎麼了?」暝霄有點不知所措的飄著。

 

  「你的玉還在嗎?」

 

  「……你是說你丟下的那片嗎?」無言的變出另一半玉,遞給他。

 

  同時,對方也取出另一半,將其合併。

  「給你。」

 

  「為什麼……?」

 

  「戰爭結束了。」莫名的,孟軒提到了奇妙的話題。

 

  「戰爭……」

 

  「這次,是真的結束了。」輕輕的將男孩抱住,揉亂他的髮。

    世界的戰爭結束了,我們的戰爭也該結束了吧?

 

  嗯,結束了……

  男孩綻放出笑容,高舉著刻有兩個名字的完玉。

 

  「我們又再見面了呢,孟軒。」

 

  「是呀……」不知為何,少年的眼神有點苦。

 

  暝霄沒注意到的是,自己的身體正逐漸透明,逐漸光亮……

 

 

 

  怨靈,是一種承載著愛與恨的魂。直到執念消去為止,都會不停的在人間遊蕩。

  那麼,執念如果了結了呢?

 

 

  一路好走,暝霄。

 

 

  夜林正在挖掘一個洞。

 

  「我也來幫忙吧。」不知從哪冒出來的若風如此說道。

 

  於是兩個人在公會的殘骸底下偷偷挖了個墓──儘管想埋的人都沒有身體可以埋了。

 

  夜林原本想把手杖埋進去,但卻被前前任公會會長瞪了一眼。

  只好放下一朵乾癟的櫻花。

  以及……

  不再被黑氣環繞的雙劍。

 

  「真是浪費了那兩把劍。」

 

  「那你要埋什麼?」

 

  思索了一陣,若風把一個物件丟了下去。

  娃娃,信鴿造型的古老娃娃。

 

  夜林沒多說什麼,只是默默地跟他把土蓋上去。

 

  「這一次,我可是有好好地喊你的名字囉,艾特曼斯。」所以,你能不能好好地叫我『夜』呢?

 

 

 

  「你自由了,亞。」


                                                                     第七章:宿願(完)
                                                                    《預言錄》(完)
*
(作者已爆炸)
這篇寫了一整個寒假,雖然說有二萬是今天寫的。
是咱第一篇完結的長篇小說,同時也是學校社團的作業。(
談論了幾個比較沉重的話題,像是戰爭、預言、立場等等。
如果讀者能有所感觸那就太好了。
個人最喜歡艾特曼斯,雖然在寫之前是個連名字都沒有的角色。

願聞回響,如有任何問題也歡迎討論。(說不定會有外篇?(劃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