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星

✟願能化作天際邊不存在的十字星,即便逆著光也要守護你✞

[原創]《預言錄》(二)

作業......快交不出來了(吐血)

第二章:倖存

生與死究竟是無數偶然交織下的幸與不幸,抑或者是片段道路走出的註定命運?

 

  菲亞特在公會宿舍裡恍神了。

  二日前的首次任務的成果令人心煩,糟糕的經驗使他很想退隊。

  雖說成功地發現協會魔術師,甚至將其擊斃,但基本上是夜林與蘿格絲做的,況且,他並不認為應該將對方至於死地。

 

  以及,夜林獨自離開前的表情著實陰鬱。

 

  故友,最終成為敵人。

  真是爛透了,這個世界。

 

  不知為何,那種壓抑的感覺揮之不去,就好像自己也有這種經歷。

  不,應該沒有吧?

 

 

  新的任務。

  才剛發生這種事……

 

  隊伍裡的氣氛雖然沒有再那麼沉悶了,但卻帶著另一種違和的氛圍。

  再次見到夜林,他已經恢復有點開朗過頭的風格,偶爾也會和他們開開玩笑。

  但只要想起孟軒的疑問,菲亞特不禁也頭痛了起來。

 

  『不知道是在模仿誰呢?』

 

 

  這一次的指令相當普通,只是要游擊隊巡走某個城鎮。

  據說這樣的指令是他們平時的日常,但現在執行起來卻覺得腳步沉重不已。

 

  討厭痛苦,恐懼黑暗,厭倦死亡。

  如此深刻的不愉快究竟是從哪來的?

 

  菲亞特只能強迫自己專注在四周景物上,避免頭暈得可以。

 

  「……這次回去時,我見到會長了呢。」

  耳邊飄來孟軒的聲音。

 

  「那不是挺正常的嗎?會長老是跟大家玩在一起,就像個小孩子一樣。」夜林笑著回答。

 

  「不只是這樣,這次的任務,他有特別指示呢。」

 

  「喔?竟然是跟你說?」夜林的語調上揚,一瞬間,有種很可怕的錯覺。

 

  「不是這樣的、夜林先生……」孟軒苦笑道。

  「只是會長看您心情不大好,所以說特別允許我們在明天休假半天喔!」孟軒在身上翻翻找找,不知在尋找什麼。

 

  「休假……那種事不是很常見嗎真是的……艾特曼斯你還真是沒啥誠意啊……」最後一句話是用很小聲的語氣說的,話雖如此,菲亞特卻看見葉林的嘴角微微地上揚了,也是在此時,他突然注意到夜林腰上掛的長劍,不知何時消失無蹤。

 

  「請看這個。」孟軒終於找到要找的東西,是好幾張長方形的薄紙片。

 

  一看見它們,夜林的神色莫名陰沉下來。但幾秒後,又恢復燦笑。

  「這不是去賞櫻地入場票嗎?居然會給這個我真是太驚訝了!」

  隨手拿過一張,細細地盯著票,然後沉默了。

 

  「怎麼了,夜林?」見他氣場大變,蘿格絲搭進了話。

 

  「夜林先生?」

 

  「不,沒什麼啦,只是想到一些破事。是說,艾特……會長他有多說什麼嗎?」若無其事的把氣息收回去,夜林問道。

 

  孟軒頓了下,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翻出一張折起的紙條。

 

  ──請你連著他們的份,一起活下去吧。

  而那賞櫻節的廣告標語,深刻的記在夜林的心中,無比苦澀。

  

  『一期一會』

  

  原來你都知道啊,約定什麼的。

 

  而夜林不知道的是,過去偶然得知這件事的艾特曼斯,有多少次想問他能不能帶他一起去。

  儘管現在,也無法說出口了。

 

 

  一如既往的,這個城鎮沒發生太大的事。

  至少明面上如此。

 

  游擊隊雖說是公會的眼線,但由於都是--除了夜林──年輕少年少女的關係,經驗及實力仍不足以成為真正的主力。

  他們只能在外界盡可能查看,偵巡,為公會找尋情報,也同時保護眼前所能看見的人。

 

  即使找到協會據點,或遇到突發事件,大部分時間都會立刻進行通報,以迴避戰鬥為主。因此,上一次可說是這組游擊隊成立近三年來少見的涉入戰鬥中。

  因為是「隊長」的決定。

 

 

  漫步在飄著淡粉色海洋的青年們悠閒地泡起了茶,點點落櫻撒在人間,遍布視野的溫柔在空中飛舞。

  夜林輕啜一口茶,苦澀微微瀰漫,彷若他那殘缺的人生。但苦盡,即是甘來,即使一點難以辨別的淡甜,也夠回憶一生。一輩子,二條線只相交一次,綻放燦爛後隨即煙消雲散。

  這是否算是一期一會?

  而沉浸在短暫甘甜的當下,夜林並沒有察覺到潛藏在淡淡清香中那充滿不甘的沉痛之澀。

 

 

  原來夜林喜歡茶嗎?

  菲亞特站在樹蔭下注視著眾人,也連同看著不認識的人與風景。

  

  櫻之語,風之歌,天空藍著輕笑。

  日之望,木之實,大地承著歡喜。

 

  他的視線被稍遠方的一個女孩吸引,難以轉開。

 

  金色的捲髮披在肩上,頭上綁著個黑色的蝴蝶。妖異的紫色雙眼閃著無神,分外空洞,粗估下身高不高,大約是十初歲的小孩子。

  然而引起他注意的不只是這些,而是她右邊手上掛的手鍊上,吊著微小的一個眼熟飾品。雖然極微細碎,但卻莫名將他的神經狠狠捏住。

  

  那是個圓形的透明物件,鑲嵌上純黑色的圖樣,而那圖樣雖然普通,但卻給他一種懷念的感覺。

  長條狀的一片片環繞成圈,中間五瓣有稜有角的三角結合成花的形狀。可以確定的是,他絕對有在哪裡見過。

 

  異樣的疼痛襲來,腦內突發性的暈眩使他難以思考,唯一剩下的是無意義的抱怨。

  ──又來了!

 

  然而這次的讀取與上次略為不同,只有細瑣片段略過,能聽見一些對話。

 

 

  「你要去哪裡?」是一個年幼的聲音,來自手鍊持有者眼前的人,畫面模糊得連臉都看不清,只能評估大約與手鍊的位置差不多高度。

 

  「別怕,我會在很遠的地方守護你的!」聲音的主人似乎是個少年,輕柔的向她保證。

 

  「不要走……不要丟下我一個人……」細細、猶如哭泣般的聲音。

 

  對方沉默了一下,接著畫面閃了一下。

 

  「這條手鍊給你,只要一直往那裡走,就會到妳姊姊的朋友家。去吧!別回頭!千萬不可以比鍊子拿下來!」

 

  

  旋即,眼前一亮,被動「讀取」結束。

 

  到底……又是這種不明不白的東西……

  菲亞特按住雙眼,想抹掉暈呼呼的疼痛感。

 

  「怎麼了,菲亞特?」見他神色有異,孟軒放下茶杯走了過來。

 

  搖了搖頭,給他一個苦笑。

  「日常犯病罷了。」

 

 

  夜林拾起一朵還算完整的櫻,收到衣中,想起過去已故的友人。

  你們會,恨我嗎?

 

  又甩了下頭,試圖忘卻浮現腦海的身影。

  「真是的……幫你帶朵花只是順便而已……」

 

 

 

  平靜充斥在種滿櫻花樹的觀光景點,蘿格絲沉浸在一個人的孤獨中。冷靜、沉默是她一貫的作風,但其實也是有不得不的理由。

  只是什麼都不能說。

 

 

  霎時間,大地像是被什麼用力的搖晃了一下,空氣凝結,聲音消逝。

  炸裂飛散的木塊飛散,火光四起,爆炸聲震得耳中再也聽不見其他聲響。看著眼前情形,菲亞特腦中一片空白,心中不斷重播十年前的畫面。

 

  詭異人偶,爆破,毀滅。那些沒有臉的怪異魔術師高舉魔杖,紫色的火焰覆蓋世界……

 

  「別愣著,快阻止他們!孟軒,滅火!」蘿格絲的聲音將菲亞特拉回現實,手上浮現出風的痕跡。

 

  過去都已經結束了,現在,在擁有能力的現在的每一個選擇……

 

  足以改變未來。

 

    手中凝起風的痕跡,憑著本能使用能力。眼前火光灼熱,刺痛心臟。    

    尖叫聲、哭喊聲,在耳中分外悲傷。

 

  

 

  一旁白髮的少年幻化出水龍,已不算大的效益吞噬火苗,他的表情分外痛苦,扭曲了的,是無聲的淚。

  很少見到孟軒如此難過的樣子,印象中,即使任務出事,回來講述起時也是微笑的樣子。

  是想起什麼嗎?如地獄的過去?

 

 

  經過眾人努力,人偶皆化做塵埃,明明有著強悍的攻擊手段,但防禦的部分與木偶沒什麼兩樣,即使有著與黑魔術師差不多的外貌,但畢竟只是虛擬之物。

 

  火勢已稍停,放眼望去,有形之物多成為無形,原本平靜溫雅的櫻之園,在短短幾分鐘內,已被兇殘的怪火啃食殆盡。為以防萬一,蘿格絲在事發當下有聯繫公會,現在正在回報。

 

  「已大致控制,尚未發現生還者。」

 

    這種無謂的戰爭……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啊?

  到底要何時,才能脫離黑暗的牢籠,得到真正的自由?

 

  殘破不堪的大地,覆蓋著蒼涼,著名景點已杳無人煙。

 

  在荒蕪中,菲亞特注意到遠遠的有個身影跌坐在地上。

  是方才那個小女孩。

 

  「孟軒,你看!」

 

  友人回過頭來,驚訝道:

  「竟然還有人生還……明明……!」

 

  沒查覺到他最終未說完的話語,菲亞特跑了過去,同時,蘿格絲與夜林也相繼前行。

 

  「小妹妹,你還好嗎?有什麼不舒服的?」意外的是,率先開口的是不大愛說話的蘿格絲。

 

  女孩看著向她走來的幾個陌生者,並無驚慌之色,神情有些木然。

  「別過來、你們是誰?」

 

  夜林悄聲道,「蘿格絲,想辦法帶她回公會吧。」

 

  看了他一眼,女子沒回應,又向女孩輕聲道:

  「我們不會傷害你的,只是想幫你而已。」

 

  小女孩有些迷惘的偏過頭。

  「你能幫我什麼?幫我找到哥哥嗎?」

 

  一瞬間的沉默,蘿格絲又再次開口。

  「嗯,跟我們走,或許會找到你哥哥。」

 

  「喂……你……」夜林壓下聲音。

 

  蘿格絲輕聲不知向他說了什麼,夜林露出沉思的表情。

 

  而另一邊,小女孩有些天真地笑了。

  「真的嗎!請帶著我吧!真的、真的好想見哥哥喔……」

 

  眾人不禁有些咋舌。

  畢竟只是小孩吧。

 

  蘿格絲到底想做什麼?她又跟夜林說了什麼?

 

  又再搜查了好一陣子,菲亞特心中盤旋著疑惑,忍不住跑去找不太熟的狂劍青年。

 

  「你說她剛才說了什麼嗎?」

  「因為這個小孩有些古怪,所以想收到隊伍哩,順便調查她在如此爆炸後完好無傷的理由。況且……」

  猶豫了一陣,夜林最終還是開口。

  

  「看在你是孟軒朋友的情況下我也不得不告訴你……最好堤防下那小孩,她身上充滿著協會的感覺,雖然我也只是憑著直覺的武斷認為,有必要好好了解一下。」

 

  好像有短短幾秒,菲亞特幾乎要想起自己在哪見過小女孩手鍊的花紋,但卻有更大的事件打斷所有節奏。

 

  莫名的黑色野犬狂襲而來,打得個措手不及。

  慌亂地架起各種魔法,迎向突襲。

 

  明面上不見半個人影,但他們很清楚,協會的人甚少玩光明正大這套的。

  意外的是,沒過多久,便有人現身了。

 

  一上來,鬼氣衝天的長鞭掃過,小女孩差點遭到波及。

  菲亞特連忙將她拉到身後,剛消停的風刃又再度聚集,不管怎麼說,有些疲憊的他們狀態都不怎麼樣。

 

  沒有意識到夜林譴責的視線,菲亞特只注意到蘿格絲的鎮定有些失靈了。

  「風語水晶被干擾了、我得去遠點的地方……必須盡快尋求支援!」

 

  「哎呀各位還真是不配合呀!難得有這種有趣的事怎麼能隨便離席呢!」那使用長鞭的人身披斗篷,看不清臉,只能從聲音判斷大概是個男的。

  顏色詭異的長髮叢帽中飄起,手一抬起,沒想到攻擊竟不是從他出發,而是蘿格絲背後。

 

  或許打從一開始,這人的現身只是障眼法。

 

  憑藉強悍的實力,夜林舉起手中劍刃硬生生接下來自蘿格絲背後、無數魔獸的攻擊。牠們的攻勢並不快,就算偷襲竟然也被擋住。

 

  「你又失誤了,染影──」拖著恐怖的長音,語調中完全沒有不滿。

 

  蘿格絲藉此機會迅速離去,加緊連繫公會。

 

  遠處一陣黑氣爆發,一個少年已不太穩的腳步跳出。

  他是跌出來的。

 

  原來在這期間,孟軒已經偷偷找到藏在黑暗中的黑魔術師。

  儘管對方懶散的表情完全的顯示出游刃有餘。

  少年有著深藍色短髮,一隻眼傭繃帶包著,而另一隻顯面出來的,是蒼白無神的白色。

 

  混戰還在繼續,魔法光影、劍風血痕,那使長鞭的人以身接下夜林猛擊,連帶給予夜林捨命一擊。

 

  「夜林先生!」孟軒失措的看了他一眼,奇妙的是,那剛剛才被他逼出來的少年沒有乘機攻擊,而是快速的退到更遠的地方,繼續操縱不太靈巧的魔獸。

 

  「你也太懶了吧染影!就顧著逃!」鞭使身上披風被劃破,白皙的臉露了出來,與上方豔紅色血跡格格不入。

  他笑得邪媚,一雙紫色之瞳溢出詭異色彩,脅下劃破,鮮紅色不斷染紅純白色外衣,畫面格外崩壞。

 

  而那被稱作染影的少年皺了下眉,「你又何必用這種打法?累!」

 

  「我可以當作擔心收下嗎──」他笑了笑,又道:

  「這可是任務的一部份喔?這次總不會失敗了吧。」

 

 

  「嘖,討厭的小鬼。」見眼前這兩少年悠哉地聊天,即使面對菲亞特與孟軒的風雨水,依舊不為所動。被幾近暗算而中傷的夜林不由得煩躁起來,也同時感嘆那不知叫何名的妖異少年那堅強的忍耐力。

  或者說,是那種毫不在乎。

 

  蘿格絲真是夠慢的,乾脆動用內線算了。

  隨即夜林又阻止了自己。

  算了,這種事情……不需要依靠他!

 

  忽然爆起的劍氣,剎那間的加速,夜林在染影所有召喚獸被秒殺的狀態下拉近距離一劃,對方白灰色的瞳孔急速縮小,繃帶被劍氣撐破,下意識用法杖格黨的結果,就是法杖碎成萬段。

  暗黑色氣息不斷從原本包著的左眼吐出,不到十秒內少年全身被黑色紋路包覆。那些紫黑凝成妖怪模樣,進行奮力搏鬥。

 

  在這突然的瞬間內,另一名少年見同伴重傷,突然在鞭中灌入魔力,孟軒隨即倒退──但還是被擊中了。

 

  「渾蛋──!」菲亞特的魔力也在短暫時間內爆走,但對方卻毫不停頓的轉身。

  「後會有期啦!」黑煙方起,人過無蹤,只因在孟軒受傷的當下,夜林愣了一秒。

 

  「可惡……」菲亞特看著自己消逝的魔力,眼前逐漸暈眩,小女孩從遠遠的地方靜靜地走出。

 

  為什麼,即使得到力量,也無法改變世界?

 

  像是聽見他的心聲般,孟軒在劇烈頭痛下,扯起一個勉強的笑容。

  「沒關係的,以初戰來說,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接著,菲亞特便失去了意識。

                                                                                     第二章(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