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星

✟願能化作天際邊不存在的十字星,即便逆著光也要守護你✞

[中芥]逆向前行(章之五)

*偏日常項

*由於後面的路太遠,因此將時間軸拉長



章之五:寧靜

 

暴風雨前,風平浪靜。

 

 

  距離和中也一同行動已經過了一年。

 

  對於中原中也這個人,芥川一直有種熟悉的感覺。好像見過,又好像曾經認得,或許是為了找出理由才同意一同行動。

  但也可能只是私心罷了。

 

  墮落者並不需要進食,只要定期補充黑暗物質便能存活。但基於各種理由,芥川仍然會食用些普通人的食物。

  甜點,茶。

 

  為此,中也只是苦笑。

 

  在這一年間,兩人很普通的四處消滅地域,取得結晶〈黑暗物質〉,並且,芥川逐漸席的隱藏氣息的方法。

  為得是越來越接近普通人。

 

  偶而,會遇上精神瘋狂的墮落者。

 

  那就是他們的未來嗎?

  有時,也會思考著無邊的妄想。

 

  隨著太過平淡的日子,少年也逐漸忘記了曾在追逐的、不知為何物的目標......。

 

 

  三月一日。

 

  一早,太過刺眼的陽光灑入室內。

  白淨的床單,簡易的桌椅,旅館的房間安靜而整潔。

 

  視線向旁一望,難得地空無一人。

 

  房門被推開。

  「早啊,芥川,吃點什麼嗎?」中也少見地在早上買了紅豆湯,端到床邊。

  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多謝。」

  春日方至,難掃寒意,窗子開啟半邊,簾幕微微飄了起來。尚溫的甜湯正巧夠暖,略為解除了寒冷的春風。

 

  「今天似乎不大會下雨呢,按照昨天的約定,出去外面玩會吧。」中也自然地坐在隔壁,提出早已肯定邀請。

 

  中也先生偶而也像小孩子似的。

 

  芥川露出淺淺的,看不大出來的微笑。

 

  「皆可。」

 

 

 

  「不過沒想到,在這種世界也還存在這樣的地方啊。」中也仰起頭,看向前方色彩斑斕的拱門,穿著小丑般服侍的售票員站在門口,小孩的笑聲、愉快的交談聲、器材碰撞聲......

 

  遊樂園。

 

  「中也先生難道不是找好了點才來的嗎。」芥川晃了晃手上在來以前就被強迫推銷的票。

 

  對方笑了笑,說道。

  「這不妨礙我還是覺得很驚訝喔,芥川。」

 

 

  將票根取回,兩人正式的走進喧鬧之中。

 

  看著眼花撩亂的地圖,決定還是看到什麼就玩什麼。

 

 

  淒厲的尖叫環繞四周,中也輕鬆地坐在雲霄飛車上,其實他也不太需要安全帶,但若不綁就不能搭了。

    一旁的芥川也是淡定的樣子,視線向外飄去,中也絕對不會告訴芥川他一直抓著的不是安全帶,而是他的外套邊緣。

 

  小舟在水上俯衝著,浪花不斷拍打,水略為沾濕衣袖。芥川望見中也有些不滿的皺眉,羅生門悄悄探頭。

  水花消失。

  無言,中也沒多說什麼。

  就只是不想看你著涼啊。

 

  看見芥川拉著他到某個設施前時中也的臉是黑的。

  充滿兒童趣味的歌曲不斷播放,排的隊伍還要等呢。

  這不就是個旋轉木馬而已嘛!

  一身黑衣著實和木馬不太相搭,但看著芥川就沉默著,什麼也不說,只盯著木馬時中也還是妥協了。

  行啊,反正也沒人認識,吧。

 

 

  上午迅速的過去,視線捕捉到某個形狀怪異的建築物。

 

  冰淇淋形狀的外觀格外吸引人,裡面有許多樓層,每層樓是一球冰,販售各式各樣的食物。

 

  是販賣部。

 

 

  「中也先生,不用嗎?」

  坐在咖啡店復古的桌前,芥川正輕輕地端著盤子。深褐色的蛋糕上覆蓋了白色的奶油,以七彩糖粉做為裝飾,連草莓都是鮮豔精緻的。

 

  「蛋糕就免了,給我一杯咖啡吧。」中也向服務員道。

 

  在這悠閒的擺設下,店裡播放柔和的音樂,就像是受到氣氛感染下,人們的交談聲也變得較為輕柔。

 

  僅僅是坐著啜飲杯中,隨意看看圖,也顯得分外舒適。

  又或許是對面之人的緣故。

 

  芥川的臉十分白,比起一年前顯得更纖細了,中也一直覺得很奇怪,但也說不上哪裡異樣。

  照理說,墮落者的外貌年齡會停留在被汙染的那瞬間。

  在那瞬間,就已經不是人了。

  即使有變化,也不該是變輕,畢竟跟著他鬼混,黑暗物質向來是取得方便,毫不吝嗇。

  更何況還多吃了普通人高熱量的食物。

 

  嗯?

 

  遊樂園的邊緣處,旅館旁有個商店圖樣,酒瓶形狀的示意圖引起他的注意。

  壓下想去那喝一杯的想法,見少年早已結束進食,中也折起地圖。

 

  「休息得夠久了,還要去哪裡逛嗎?」

 

    少年向外看了看,略作沉思狀。

  接著,視線飄向窗外的某個點。

 

  摩天輪。

 

  「那裡嗎......」有著無限傳說的地方。

  但中也沒有特別提及,也不打算做點什麼,就只是笑著同意,一邊和他排隊。

 

  有許多小孩子在前後喧鬧著,也有成雙的情侶攜著手。午後陽光減弱,寒風依舊,但即使再冷,也無法冰凍為暖的心。

 

  就算這傢伙全都忘了,就算過去只是幻想,就算有某些奇異尚未解決。如果這般平靜能持續,那似乎,好像也沒那麼重要了。

 

  等待約莫十幾分鐘,隨著摩天輪緩慢上升,好像有什麼也逐漸上升了。

  是希望。

 

  芥川倚在窗邊,望著逐漸縮小的遊樂園,從上空看去,如模型般精巧,細緻。廂房裡有些沉默,但無妨,有時安靜的空間,才是溫暖的交流。時間也凝固在這一秒,微笑與好心情便一同刻印在安靜之中。

 

  中也的思緒飄向前一日。

 

 

  亂世之中的人,是沒什麼時間概念的。只是不斷向前,用鮮血換來再一日的日常。

  但偶爾的休息也是允許的吧。

  

  正巧,路過了一個新建的普通人都市。

 

  入城時中也其實是有點不安的,畢竟芥川雖然這一年來不段練習各種能力,也學會隱藏自己的氣息,但以這種規格的都市,檢測技術肯定是先進的。

 

  不知是幸或不幸,兩人順利入城。中也把處理過的獸角拿去換錢,挑了間順眼的旅店住了下來。

 

  「中也先生怎麼突然想找地方住呢?」洗過澡後,芥川一邊吃著新奇的點心,一邊隨意地和她說話。

 

  已經可以放下戒心,正常的聊天了啊。

 

  「也沒什麼啦,只不過......」

 

  「不過?」

 

  「我先確認一件事。」中也摸出甚少使用的手機。

 

  「我估的果然挺準,明天要不再這城市走走吧,老在『外界』跟魔獸打交道,煩也煩死了。」

 

  「明日,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芥川抬頭,隨口問。

 

  「這個嘛...你明天就會知道了。」中也露出邪惡的笑容。

 

  在戰場上如惡鬼般的中原中也,笑起來,也保持自信,與狂傲。但就在這瞬間,芥川彷彿看見了光。

 

  引領走出迷惘的光。

 

 

 

 

  已經幾分鐘過去了,兩人的那廂房緩緩上升,逼近頂端。中也忍不住抬頭看去,也不知是在等什麼。

 

  大概再十秒吧。

 

  微微苦笑,為什麼要緊張,就只是說點話而已,其實也不必等了。

  或許回去再說?

 

 

  轟!

 

  突然間,爆炸聲將兩人飄忽的注意力拉回現世,不到三秒鐘,視線已經被黑暗瀰漫,摩天輪正在傾倒。

 

  別無選擇之下,中也拉起芥川,向下一跳。

 

  「抓好了!」

 

  發動能力。

 

 

  緩慢降落的過程就像飛一般,看著塌陷的摩天輪...不,應該說是崩落的各種設施。

  無能為力。

 

  到底?

 

  踩到地面,兩人很快就明白了。

 

  清朗的天空不知何時密佈滿了烏雲,熟悉的黑色吞食乾淨的空氣,魔獸從某個點爬出,連帶震動附近的地面。

 

  見證了地域的產生。

 

  曾經歡樂的氣息蕩然無存,只剩下哭聲、咆哮聲,以及無助的吶喊。地域,帶來的是崩壞,毀滅,黑暗。

  地域是人們的絕望帶來的嗎?

 

  無心多想,兩人恢復戰鬥姿態。

 

  「能多殺一個是一個,我去找『門』。」

 

  「好的。」

 

  變調了的休假,染血了的樂園,汙染了的城市。

  命運似乎總愛開奇怪的玩笑,但也因如此,才顯得平靜的珍貴。

  中也一拳砸爛了引導魔獸的『門』,隨手拔下微小的結晶,轉身,面對尚留在人間的殘黨。

 

  多救一個,是一個。

 

 

 

  枯燥的工作好不容易結束,即使魔獸被殘殺殆盡,也再也無法回到愉快的過去。被救下的人們哭著,空洞著,向他們道謝的人也有,怒罵他們是墮落者的也不多,大部分的人,都像失根的蘭草,靈魂已經被掏盡。

 

  留下來的,是某些還沒被破壞完全的遊樂設施,暗紅鋪灑的地面,以及,由淚水與疼痛組成的悲働。

 

  中也跟芥川在某個角落會合,看著這樣的場景。

 

  「那個、」

 

  「不是您的錯。」打斷中也原本想說的道歉,芥川的眼神十分認真。

  恍若當年。

 

  中也嘆了口氣。

  「你還真是了解啊。找個地方聊聊好嗎?」

 

  少年露出有點疑惑的表情。

  但他沒有質疑。

  這或許就是今日特別出來的原因。

 

  四處看看,找了個原本大概是販賣部的地方。

  酒樓。

 

  「這個居然還在,本來就想來的。」中也詫異的隨意拿起梅摔破的幾瓶酒,坐在遂了大半的桌邊。

 

  芥川也不太自在的坐了下來。

 

  「就先來談今天出來的理由吧。」開瓶,一飲而盡。

 

  「恭喜你成年了,芥川──別問我為什麼知道你的生日。」

 

 

                        章之五:寧靜(完)

偶爾也要停下碎玻璃。

未來的路還遠著呢。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