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星

✟願能化作天際邊不存在的十字星,即便逆著光也要守護你✞

[中芥]逆向前行(章之四)

*原創路人出沒

*多私設


章之四:同行

或許這只是個夢......那我寧願永遠沉睡其中。

 

  好不容易察覺了敵人的把戲,下定決心動真格,然而卻發現煙消雲散之後,自己的敵人依舊沒有改變。

 

  中也身上已經開了幾個口子,對面看來也差不多,以戰鬥而言,體力好上許多經驗也較足的他自然站贏面。

 

  但重點不是這個啊。

 

  芥川的眼神是驚疑的,好像有說些什麼。但中也明明在不怎麼遠的地方,聲音卻像是過了水般透不進來。

 

  感覺真是...差勁極了。

 

  煩悶的甩掉手上鮮血,兩人同時停下步伐。

 

  「沒必要打吧?芥川。」中也試圖開口,但聲音一出,便如被消音般,只剩下模糊雜亂的音調。

 

  一股異樣油然而升。

  

  壓抑般的紫氣,籠罩了四周,遮蔽掉視線。

 

  大概......又遇到糟糕事了啊。

  之前只有一個人時到是也不在乎這種的,倒不如說他還會主動涉入某些。但若是牽扯到認識的人,就不能像往常一樣見神殺神,見鬼殺鬼。

 

  翻出另一把匕首,拋下原本即將碎裂的短刃,屏住氣,不動。

 

  寂靜。

 

  霧影飄搖,有東西在接近。憑著直覺,那應該是芥川。

 

  但他不想動。

 

  這或許是一種賭注,或者是出於對過往的直覺,中也停留在原地,並無打算藏起座標。

  大概是因為,如果芥川真想和他認真打,就不會近身了吧......。

 

 

 

  少年在紫氣中徘徊。

 

  這一定有什麼誤會,雖然沒有根據,但那個人大概是不會想打無謂的仗。

  ──就算在他說了等等之後仍然拔出刀也一樣。

 

  不論如何,至少也要問清戰鬥的理由。

 

  芥川知道自己現在相當不理智,或許是因為方才看過中也和亞的戰鬥中絲毫沒有要殺人的打算,又或許是他的背影給人一種相當熟悉的感覺。

 

  宛如夥伴。

 

 

  看見了。

 

  他們倆停在視線所及的短暫距離,但沒人想動。

  突然間,對方身形一閃。

 

  消失了?

 

  芥川追了上去。

 

  只見中原中也背對著他,像是在跟什麼戰鬥。長髮飄起,風吹刀落,紅灑人間,此景,似曾相識。

 

  聽見了。

  空間破裂的聲音,不知誰的笑聲,以及,那人的話語。

  能夠聽見了,中也先生的聲音,果然被動手腳,這空間。

 

  芥川毫不猶豫地召喚羅生門,避過中也,直闖向那看不清臉的人。

  同時,本人亦同奔至。

 

  「...我是知道大部分的墮落者腦袋都有問題啦,但實在很想問你為啥要做這種無聊的事?為了結晶?」中也的刀抵在那人的頸上,鮮紅色不斷從中滑落,傷有逐漸加深的趨勢。

 

  「誰是墮落者啦!」對方狂妄地笑著,眼裡極盡猖狂,空洞。

 

  「中也先生,不需多言了吧?」芥川盯著那個人,用羅生門包圍住退路,看著那奇怪的紫色鬼氣,格外眼熟。

 

  好像在哪見過、那種令人作嘔的顏色。

 

  ──『想要跟我許願嗎?』

 

  頭痛,意識又開始模糊,連維持黑獸的精神力都快消失了。腦中迴盪的聲響揮之不去,使他更不願再看見這熟悉的紫氣。

 

  「無所謂,他的能力想清了就沒什麼好怕的。倒是,你說你不是墮落者,這又是怎麼回事?」中也加重手上力道,對方吃痛的嘖了一聲,又逞強的露出頗為扭去的笑容。

 

  「哈!這也不用藏,我就告訴你、痛......這是不等價交換啊!跟惡魔的交易,怎麼樣、厲害吧!」

 

  

 

 

  中也的表情並不是很好看。

 

  明明不是墮落者,卻透過某些管道得到異常的力量......。

  稍稍看了一眼背後的少年,又在心中否定。

  不可能,他沒必要找惡魔做交易。

 

  「我說你!都被你扯離題了!我問的是,你做什麼在這裡危害路人?找死嗎!」明顯口氣就相當不耐煩,對方似乎也不是那麼不珍惜生命的人,在糾結過後又開口了。

 

  「也不是說毫無目的,說了你就會放過我嗎好吧我不太信......我正在修煉喔!為了美好的世界而努力!」

 

  「你再說什麼鬼話,不誠實點......」中也迅速掃了一腳,將他踢翻在地,以難得能達到的、居高臨下的姿態,刀對在心口上。

  「後果自負。」

 

 

  「咳、我沒在開玩笑......」吐出一口血,他再次說話。

  「那惡魔拿走了我一年之後的壽命,給了我一個不完全的能力......要是不能在短時間練成,不就一切都白費了嗎......」

 

  「喔?所以你就得到了迷惑人視線的能力?是有什麼鬼用處啦?」

 

  他的笑容又再次崩壞起來,雖說空虛無心,但卻又執著的心慌。

 

  「什麼迷惑視線......我交換的是,創造幾近真實的人!」

 

  「哼,是嗎。」中也鄙視的笑他,冷道。

  「就是再真實,也不過是幻影罷了。」

 

  「你懂什麼...!你怎麼可能知道、不告而別後的後悔、來不及道別的痛苦啊!他再也不會回來了!但我就是不甘心啊......」

 

  「......」

 

  

 

 

  沉默了,他們都沉默了。芥川沒辦法插進他們的對話。又只能旁觀,卻無法踏入其中。

  好想知道,他們所說的是什麼意思,好想成為真正的「人」啊。

 

  良久,中原開口。

 

  「算了,殺你這種人只是浪費我力氣。」

  「所以說,你成功了嗎?喚回你所謂的『他』。」

  

 

  那人低下頭,按住傷,勉強起身。

  「一年的期限就要到了。但大概是我太弱了,或是他根本不願回來......。」

 

  中也搖了搖頭,像是在嘲笑他的妄想,又像是在否定他的努力。

  突然,抬頭,神情奇怪。

 

  那人還沉浸在悲痛之中,沒注意到中也的表情。但芥川敏銳地察覺到了,順著某人視線看去,那青年的背後,似乎遠遠的,站著一個小少年。

 

  他掛著淺淺的微笑,對他們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中也忍不住笑了。

 

  「我說你啊,果然是在做白工。不過,好歹還算是有點回報吧。」忽視掉小少年有些不滿的豎著食指,中也拍拍芥川的肩。

 

  「別管他了,先離開這鬼地方吧。」

  「還有,那邊那個渾蛋。」

  「下次記得看看自己的背後......祝你能道歉成功吧。」

 

 

  芥川跟在中也的背後。

  不知該說什麼,但既然都被點了,也不太想再一次說出到別,就只是靜靜地走。

 

  也不知閒晃了多久,中也終於回過頭來。

 

  「又再遇到了呢,這次總不算是萍水相逢了吧?」

  「反正你看來也挺閒的,要不要考慮一起行動啊?」

 

 

  總覺得,也沒什麼不好。

  夥伴。


            章之四:同行(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