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星

✟願能化作天際邊不存在的十字星,即便逆著光也要守護你✞

[中芥]逆向前行(章之三)

*架空

*私設有

*上一章敘述有些凌亂,望改進

章之三:迷惘

 

一直以來,等待的是什麼?

 

  墮落者死去之後,身體會化作輕煙散去,留下的是與汙染程度相對應的黑暗物質,以及無盡的怨念,或者說,思念。

 

  對於其他墮落者來說,這類型的黑暗物質是相當有用的東西,比起一般地域魔獸、或其他多數結晶都要濃度高些。但中也並沒有帶走亞的遺跡,只是任由她隱沒在廢墟堆中。

 

  芥川也沒有。

 

  中也輕瞄一旁不說話的少年,有點煩躁。

 

  與記憶中特別愛說話的那人不同,眼前的芥川給人一種淡漠的氣息,失去了記憶,也連帶失去了心。

 

  還有另一個點也不一樣了。象徵汙染的黑氣纏繞全身,絲毫沒有收斂的感覺,就如同弄丟了刀鞘的雙刃劍,僅僅是握在手中便會鮮血淋漓。

 

  明明原本是那樣乾淨的小鬼啊......。

 

  「我說,芥川。你要走了?」只見少年默不作聲,欲離,忍不住要問。

 

  「本是萍水相逢,自然毋須行同。」

 

  「再者,在下並不是你要找的人。」

 

 

  什麼?

 

  中也有些訝異的看向芥川,不由得也懷疑起來。

  就算貌同名也同,但或許真只是恰好。

 

  開什麼玩笑!

 

  芥川的眼睛是漆黑的暗,是在黑夜裡與深沉融為一體的無光。但在記憶中,在全身用墨色包覆之下,依然能辨別出少年眼中的閃爍。

 

  然而現在眼前的人,暗瞳中只有茫然,以及混濁了失根。

 

  不,不盡然。

 

  即使如何絕望,心靈如此猶疑,但在混亂的極闇裡,中也仍然找到了星光。

 

  在無限空虛的少年眼中,找到點點光亮。無論多麼微弱,但仍存在。那是他還是「人」的證明。

 

  但他並沒有攔阻。

 

  只要知道他還活著,便已足夠。

 

  真是如此嗎?

 

 

  少年的背影相較當年,仍然單薄。紫黑色氣息環繞四周,在陣陣塵土之中漸漸離開視線。

 

  上一次沒有留下,是為了堅定守護的覺悟。這一次沒有留下,是因為猶疑過往的存在。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自信了?

 

  「嘖。」

 

  只是、一時間猶豫罷了。

 

  假若他日相逢......。

 

  中也轉身,沒怎麼流連的踏出步伐。

 

  悄悄停下腳步的少年怎麼會知道,那個太過狂放的陌生人心中,又是怎麼樣的心情。

 

  該死的,又要過著沒啥目標的日子了。

 

 

  隨意在沒有目的的曠野上前進,足之下所踩得崎嶇,依稀能看見道路的影子。零散的樹姿態怪異,就像是也被亂世汙染了一樣。

 

  地域到底是打哪來的?

 

  在無聊之下,中也又開始不著邊際的思索些消耗智商的問題。

 

  從出生起,就活在沒有希望的年代。引導向黑暗的地域,一直以來便是他生活的全部。尤其,是年僅五歲便失去父母的他而言。

 

  從來到塵世起,墮落者的名便永遠跟隨著他,過不到幾年,自主學會將它藏起來,將不願看見的汙濁藏在白雪之下。

 

  從來沒有人告訴他,為什麼會有地域,為什麼本不該存在於現世的惡靈會附著在人們身上。他們只是恐懼,用盡各種方法逃離,卻不知道眼前看似無害的少年正是人人害怕的墮落者。

 

  地域到底是原本就存在,還是受某些原因而出現的?

 

  如果是後者,那是因為什麼?

 

  異能者?

 

  如果有異能強到足以扭曲世界,還真想看看使用的人是什麼樣子啊。

 

 

  風聲。

 

  又是偷襲。

 

  但這次不太一樣。明顯破風而來的攻勢,略顯生疏的遠端攻擊手,就算是分神之下的中原中也依舊可以輕鬆察覺。

 

  反擊又是另一回事了。

 

  有點熟悉的黑獸從他原本站的位置衝出,轉向,又欲再作攻擊。那型態,那氣息,那瘋狂。

 

  非常之不想回頭啊。

 

  「說吧,你想做什麼。」

 

  「芥川。」

 

  兩人的視線經過數分鐘後,再次對上。

 

  以不太友善的方式。

 

  中也的短刀已經出鞘,割斷還不夠強大的羅生門,偏頭閃過範圍較廣的夾擊,也不還手,只是注視。

 

  多次攻擊之下皆未中,對方焦躁了起來。白色髮絲在空中飄舞,連帶著上方的烏煞是輕柔。蒼白的臉毫無表情,暝暗的雙瞳深沉得照不進光,以平淡的聲音開口。

 

  「結晶。」

 

 

  維繫生命的黑暗結晶、麼。

 

  你是這麼樣一個,渴望生存的人嗎,芥川?

 

 

  少年停了下來。

 

  和中也無聲的道別後,又再度陷入虛無飄渺的放空。

 

  沒有光,沒有夢想,沒有未來。

 

  只是不想拖累或許認識過去自己的人,所以選擇不回頭。

 

  他是這樣強的人,彷彿能傲視這世界的苦痛,沒有迷惘,沒有沉淪。與完全忘卻自我的自己不一樣啊......。

 

 

  有什麼東西正在靠近。

 

  閉上眼,傾聽,連同黑獸的氣息也一同隱藏進風的痕跡裡。不夠、還不夠。

  是為了什麼而變強的,至今仍未找到理由。

  但就只是向前,不回頭。

 

  中也先生?

 

  眼前珊瑚色長髮的青年以疾風般身速靠近,笑得極盡狂妄,眼神是瘋的,不帶停頓的──不帶感情的。

 

  「您這是要開戰嗎?」皺起眉,抬手,拉開距離。

 

  「你說呢?」

 

  肅殺之氣籠罩在兩人之間,這一秒,宛如一世紀,戰意凝聚在一瞬。

 

  如果可以,實在不願與方才才並肩戰鬥的人為敵。

 

  到底......?

 

 

  老實說,眼前的少年不是很強。但排除掉各種不理智,中也亦不是個嗜血的好戰分子。

  他只是習慣性握著刀,用鮮血隱藏不想表達的、不愉快的、在乎的。

 

 

  中也身上沾了一點艷紅,而對方亦在數分前被突破的短暫瞬間受到撕裂,就明面上而言,受傷較重的少年較為不利。

 

  但這只是中也尚未用盡全力的情況下。

  何止全力,一半都還沒用上。

 

  不須猶豫,既然已經選擇一戰,又何必顧慮眼前的人是誰。

 

  不,不對。

  為何要逃避?

 

  少年的瞳孔是深暗的,幽閉的。如無心之犬般空虛。

 

  不,不對。

 

  ──太過空虛了。

 

  中也抬起頭,笑了。

 

  自己到底是為了誰走向孤獨,又是因為什麼不願意脫離戰鬥?

  連是不是本人都認不出來,又何談同伴?

 

  將塵封的黑色放出一半,換得能力數值的提升。

 

  汙濁。

 

  並非完全解封,一半就夠了。

 

  

  夠砍掉一個冒牌貨了。

 

 

  沒有剛才觀戰時看見的那般強。

 

  芥川一邊操作羅生門吞噬空間,一邊思索。

 

  恍神之下,對方拉近距離。

  血花飛舞。

 

  為什麼閃不過?

 

  不由得有些狠戾起來。攻擊多過防禦,蒙蔽多過思索。

  不夠理智。

  身上的傷口逐漸增加,體力緩慢消耗之下,意識到了什麼。

 

  何時起,那人清澈湛藍的眼染上混亂的灰?

 

  「快投降吧,芥川。」

 

  又是什麼時候開始,自信中夾雜敏銳的視線變得失去真實了?

 

  ──羅生門,叢。

 

 

  在腦迴路不停運轉之下,芥川似乎想起了些什麼。

  頭痛,難以回憶。

  迷惘,無法抓住。

 

  好像,曾經,有個背影......

  並不是第一次和別人一同戰鬥。

  也不是第一次與某個人分離。

 

 

  無視掉腦中片段的痛楚,少年向前疾衝。

 

  藉著衝力、以及對方沒料到的一時停頓──

 

 

  青年消失了。

 

  什麼!

 

  感受到某種不祥的預感,在直覺地促使下,偏過頭。

 

  飛刀擦過。

 

 

  少年順勢轉過身,定睛。

 

 

  這一次,目光真正的對上。

 

  為什麼到最後,你還是敵人?

 

  ──中也先生/芥川!

                                                             章之三:迷惘(完)

---

思索了許多劇情,也做出些微調整,但仍然相當混亂,在此致歉。

感謝閱讀至此的你。

最近似乎發生了點事,看見許多作者的想法。

無地自容。

若咱有對角色任何寫得不當、設定太過誇張,或有什麼其他想說的,希望各位能在下方留下痕跡。

非常不希望讓大家看見不舒服的東西,如果有想法,提出,修改,那才是最好的互動。

願文筆能有所進展。(垂首)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