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星

✟願能化作天際邊不存在的十字星,即便逆著光也要守護你✞

[中芥]逆向前行(章之二)

*原創路人出沒

*視角多方轉換

*私設有


章之二:忘卻

 你的時間早已凍結在那一天,停在忘卻夢與痛的那一天......

 

  漫無目的。

 

  少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存在的意義、追尋的彼方、「賭上性命」,那些名詞太過遙遠,反而近在呎止時一點印象都沒有。

 

  那些曾經有過的......不,真的有過嗎?

 

  吞噬著每一個地域,為了不知名的希望而活......但他依舊尋找著,找著曾經在夢裡出現的幻影。

 

  誰?

 

 

  驀的,經過了不知多久,少年遇見了「人」──一個恣意戰鬥、不帶徬徨活在這種世界的人。

 

  看著他貌似有點吃力,鬼使神差之下,放出羅生門。

 

  看見對方比想像中更加驚訝的表情,芥川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好久不見啊......芥川。」

 

  「......」中也沒有錯過他一瞬間的驚慌,但很快的又鎮定下來。

 

  「在下並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就在兩人對上話的時間點,滿溢而出的怨氣再次傾巢而至,中也壓下心中莫名的異樣,轉身和他面向敵人。

 

  「這小鬼有完沒玩啊?多大年紀怎麼就這麼黑暗了?」

 

  聽見那人的碎念,芥川想起略早前遇見的墮落者。

 

  「雖然不知有沒有關聯,但方才在下才和一名長相與她十分相像的墮落者倉身而過。」在地域。

 

  也沒聽見對方回答什麼,芥川已經讓黑獸清出一條路。一旁的矮小男子隨即提著短刀,直搗黃龍。

 

  像是不放心他的能力似的,男子仍以及高警戒偵查四周,芥川感到沒來由的屈辱,更加狂暴的放出利刃。

 

  換來對方微妙的眼神。

 

  不明所以。

 

  

  中也殺進中心,眼前的女孩雖然還保持著人的外型,但心恐怕早已失去了吧。

 

  自己也沒好多少。

 

  刀刃刺進心臟的前一瞬間,他偏轉了右手的方向,改刺入覆蓋在她身上濃烈得溢出的黑色氣息。

 

  他的失手不僅僅是因為女孩失去光彩的雙眼中那微弱的無助,更是因為他看見一個莫名眼手的臂章。

 

  那是早些時間他拜訪的、乾淨無暇之村的證明。

 

  ──沒想到,那裡也會出這種接近無可救藥的墮落者啊......

  不對,如果是在村里出的,那裡不可能維持這種程度的整潔......所以說是在輕微的時期就被驅逐了?還是說只是疑似墮落而被清掃?

 

  那豈不是跟「那個」一樣?

 

 

  

  遲疑了。

 

  為何而遲疑?

 

  芥川在較遠的地方看著,雖然他心知沒有必要留下來看,但不知為何,就是想停下徬徨的腳步。

 

  想看他活得好好的。

 

  為什麼?

 

  壓下頭痛,少年向前了幾步。

 

 

  「喂,小鬼,你怨恨這個世界嗎?」男子的短刀指著她,聲音有些遙遠。

 

  是比視線所及更加遙遠的距離。

 

  彷彿來自不可知的過去......。

 

  「姊姊......」

 

  無視了他的話語,女孩詭異的笑容下,發出了近似哭泣的低語。

 

  芥川盯著兩人,不明白他們這短暫的停滯是為了什麼。如果是戰鬥,難道不應該隨時保持敵意嗎?戰略?

 

  「憎恨這個世界的、瘋狂的、愚昧的人,總是與討厭的事不相關的人吶......」

 

  「難道你不是最明白的人嗎?」她再次召喚出鬼魅,邪惡的笑容裡找不到半點純真,但卻意外的相當清醒。

 

  「被驅逐的,好歹也算是你最親近的人吧......」那青年有點無奈的笑,狂傲,沒有任何同情的意味,反倒更像是,自嘲。

 

  不明白,還是不明白。

 

  芥川眼見才又聊起來的兩人再度舉起武器,完全無法理解他們的所作所為。墮落者都是這個樣子嗎?

 

  或許數年前的他曾經有明白的機會吧。

  但也是可能罷了。

 

  

 

  中也高舉的短刀閃耀危險的銀光,但始終沒有落下。

 

  已有人替他完成。

 

  不知何時出現在女孩背後的女子。

 

  睜大了雙眼,小孩的扭曲笑容第一次無法維持住。無論受到誰、多麼疼痛的攻擊,於她而言僅只是軀殼的受損。

 

  那麼,心靈上的呢?

 

  兩人的臉有著極高的相似度,中也似乎明白了什麼。

 

  「看來,你就是這小鬼的姊姊啊。」

 

  同一時間,青年也看見一直在旁看著的少年稍微得驚訝了一下。

 

  想必是不太好的擦神而過吧。剛剛。

 

  「為...什麼......」女孩的眼裡有恐懼,也有絕望。但更多的是,能再見面的滿足。

 

  就是一個這樣單純的小孩而已啊。

 

  那女子看著她,維持長劍穿心的姿態。

 

  「你可以休息了、亞......」然後在抽出的那一刻,以及其輕微的聲音,彷若嘆息。

 

  抱歉,讓你受傷了。

 

 

 

  芥川後來並沒有對曾搶劫過自己的女子動手。

 

  他只是看著她離去。

 

  然後,回頭。

 

  對上男子爽快的笑容。

 

  「你好啊,我是中原中也,你是?」

  就像剛才的好久不見只是認錯。

 

  芥川也沒戳破,只是反常地報上自己的名字。

 

  「芥川龍之介。」

 

  「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多年不見,換來的是你一聲初次見面。

 

  好樣的,這鬼世界。

                                                                          章之二:忘卻(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