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星

✟願能化作天際邊不存在的十字星,即便逆著光也要守護你✞

[壓切鶴]四葉草-新年賀文

《四葉草》

 *極短篇.採部分動畫設定

 

*壓切鶴/鶴壓切無差清水向

 

*副篇名與內容有些不合請見諒

 

*尚是新人,還請多關照。如有劇情上漏洞,或其它意見等,歡迎在下方留痕。

 

 

[四葉草]

 

1希望

 

  除夕。

  長谷部肩上扛著一大袋子,拖著略顯沉重的步伐,掛著一如既往的嚴肅表情。正準備回刀帳中。

 

  「哇!」

 

  「......」

 

  「嚇一跳了吧!」白髮的青年從轉角冒出,一臉得意地看向他。

 

  「我說你......真是的,要是袋裡的東西有什麼差錯,我可饒不了你。」

  按著隱隱作疼的額角,長谷部彎身撿起掉在地上的布袋,望了一眼裡邊。

 

  起身,拉上帶口。

 

  「等等,別這麼急呀,裡面裝什麼?」

 

  看著前方之人閃亮的雙眼,光點在眼中骨碌碌地轉,毫不掩飾的好奇之下,不知又藏了多少嚇唬人的點子。

 

  「......禮物,給孩子們的禮物。」

 

  「喔──?」拖著奇妙的長音,鶴玩一個輕巧的轉身欲去。

 

  「沒想到長谷部也有這樣的一面呢,真可惜我已經不算是孩子了。」

 

  原本想回答說,豈止不算是,根本就是老人了好嗎,但在看見青年回首的最後一抹微笑後,長谷部打消了年頭,僅僅目送他離去。

 

  那一笑輕而苦,恍若將眼神撕成一瓣瓣碎片,一點一點地沉入那名為失落的茶水中,攪拌,撒出。

 

  莫名地,嚴肅的打刀感覺到了一陣疼痛。

 

  來自「心」。

 

 

  有著一頭淺褐色短髮的青年正漫步著。

 

  說是漫步似乎有些不對,與其是毫無目的的閒晃,不如說更像是在尋找著什麼。

 

  街道上開著的店家並不多,大部分都回家準備過年了,但也有些勤奮的商人仍舊在除夕當天開門,掛著春聯,彩燈,販售著充滿喜悅氣息的紅艷商品。

 

  壓切長谷部。

 

  雜貨街。

 

  雖說在本丸附近就開著一間販賣各種詭異物品的雜貨店,但他個人更傾向在挑選重要事物時到更遙遠繁華的城市。

 

  而這條街雖說有著雜貨街之名,但並不是每間都是雜貨店,而是由於商家風格各異商品複雜多樣之故。

 

  「......奇怪,這裡之前有這家店嗎?」

 

  透明的玻璃櫥窗,明亮而光潔,其中陳列的是從未見過的各式甜品,諸如色彩斑斕的糖珠、一層一層糖霜包覆成的脆餅、凍在冰櫃裡花樣繁雜的冰條。

 

  而古典的木製招牌,頗有種已經開很久的架式,上頭刻著端正的楷書字。

 

  四葉屋

 

  儘管並不很明白四葉的意思,但光看那擺飾便格外引人注目,想必好一陣子會受到居民的注意吧。

 

  「歡迎光臨。」

 

  環顧四週炫目的甜品,仔細端詳其中幾樣的名字,思考一陣,青年深深地嘆了口氣。

 

  「我說,能不能給點介紹啊......」

 

  以及,店長忍不住的輕笑。

 

 

2信心

 

  「新年快樂!」

  大年初一,本完充斥著熱鬧的氛圍,尤其是櫻花樹下更是眾多年紀較長的刀出沒。大家也沒怎麼在意規矩,愛怎麼來便是。

 

  畢竟都是刀。

 

  「長谷部啊、借我點錢買酒行......?人呢?」次郎有些瘋癲地在樹下拖人下水,沒想到轉眼間,方才還面無表情發禮物的近侍早已不見蹤影。

 

 

  「所以說,到底是什麼事啊......?」

 

  青年有著一頭銀白色的頭髮,半常不短地掛在肩上,同樣白皙的臉蛋正歪斜著,疑惑的表情格外天然。

 

  誰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呢。

 

  「不是什麼太重要的事,只是想說偶而也要敬老尊賢罷了。」長谷部別開視線,取出了一個粗略的包裝盒。

 

  「敬老!尊賢!看來我是那個賢啊......」接過包裝盒,鶴丸靈巧地將其拆開。

 

  「......我想並不是......」看著前方之人有些驚訝的表情,長谷部略顯僵硬的臉也稍微緩和了一些。

 

  風吹花落,美景動人。然而更耀眼的是於美景之前的你。

 

 

  「難道說、這是......巧克力?」

 

  還來不及訝異眼前這人怎麼會知道它的名字,長谷部的思緒飄向前一日。

 

 

  

 

  「那麼,這個黑色的是什麼?」在聽完眾多介紹後,青年看向沒有被介紹到的最後一項商品。

 

  「啊、你說這個嗎?不太推薦作為新春禮物,因為這是情人節限定的款式呢。」

 

  「情人、嗎。」

 

 

 

 

  「長谷部、哈囉?」

 

  「......抱歉,怎麼了?」聽見多次名字後,猛然回神。看著對方似笑非笑的表情,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也沒什麼啦......」

 

  「只是想說,多謝款待。」

 

 

  「以及,嗯......我好像嚐到了幸福的味道......」鶴丸露出輕輕的笑容,一別平日惡作劇的偷笑、或開懷大笑,是一種,帶著淡淡花香的淺笑。

 

  幸福啊......

 

  不之為何,某人的心中浮現出四葉屋古色古香的招牌。

 

  伴隨著鶴丸的喃喃自語,他的嘴角微微地上揚了。

 

  「我是不是也該回禮呢......?」

 

3情感

 

  出陣。

 

  過完年不久,乘著興編組了個隊伍,主人讓鶴丸帶了隊離開本丸。

 

  明明是相當簡單的地區,但已經過了幾天了,半點風聲也沒有。

 

  普通而平靜的五天,至少最一開始是的。前幾日時,大家只是覺得八成又繞到哪去玩耍罷了,不礙事。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的,擔憂氛圍也日益加深。

 

  主人在第三天下午終於決定派出搜救隊,向失聯地帶追蹤。

 

  而後,又過了二日。

 

  

  長谷部正煩躁地為花朵澆水,儘管名面上沒說,但心細的某些刀早已看出他相當擔憂這次隊伍。

 

  難道說是遇上狀況了?那人雖說是四花太刀,但卻是其中最不可靠的......不至於吧......?

 

  就在任由思想飄搖的瞬間,有誰的聲音打破了寧靜。

 

  「各位!出陣的隊伍找到了!快去喊藥研過來好嗎?」

 

  從思考中驚醒,即使沒看見治療官,但他還是想去看一下回來的刀。

 

  沒有鶴。

  當初出陣的隊伍中,回來的只有五把。

 

  「清光!這是怎麼回事?鶴丸呢?」有點反常的激動,今天的長谷部很不對勁。

 

  「冷靜點長谷部,他們受到的傷很重,有什麼事等會再說。」聽見消息而趕來的藥研沉著聲音響起,著手準備手入。

 

  「不要緊的、藥研。這件事不說我也不安穩......」意識較清醒的紅褐髮少年坐起身來給他包紮,一邊說道。

 

  「一開始還挺順利的......雖然說鶴丸似乎有點走神,但基本上沒什麼大礙。」

 

  「到一半時,他突然看見一個東西,就說想離開一下。」

 

  「雖然這是不對的......但以他的個性,我們也不可能攔的住。」

 

  「回去時,在他離開的那個點附近遇到檢非違使......」

 

  接下來,清光沉默了,只是默默從口袋裡摸出一株破破爛爛的草,上頭還有已然乾固的暗紅。

 

  「抱歉......他離開前還說是要給某個人的回禮......」少年悄悄的抬起頭,眼神飄向長谷部,不知該怎麼說下去,只好將其交給他。

 

  長谷部安靜地注視著這株草,良久。

 

  「......藥研,你可以幫我查這是什麼嗎。」

 

  「唔......看起來與酢醬草十分相似......」放下包得差不多的夥伴,藥研翻起醫藥學書。

 

  幸運草?

 

  「不,這不是酢醬草。這是一種與它非常相近的植物,是三葉草變種的四葉草,變種機率約萬分之一。其它部分......你看一下吧。」藥研把書推給他,以詭異的表情望了他一眼,繼續進行工作。

 

  生長地區,特性,出沒地點......

 

  花語。

 

  第一片代表希望,第二片稱作信心,第三片有感情的意涵......第四片象徵幸福。(註1)

 

  象徵幸福的四葉草。

  

  『沒想到長谷部也有這樣的一面呢。』

  『多謝款待。』

  『我好像嘗到了幸福的味道。』

  『我是不是該回禮呢......』

 

  ──『想把幸福,送給你。』

 

 

  鶴丸──!

 

 

 

 

4幸福(註2)

 

  長谷部漫無目的地狂奔著。

 

  五日的下落不明、沾染上血痕的四葉草、加州抱歉的眼神......他很清楚,鶴丸不可能回來了。

 

  或許刀身早已碎裂成細沙,隨風飄灑煉獄。

 

  ──我也想、嚐嚐幸福的感覺啊!

 

  僅僅是無謂的浪費體力,青年急促的步伐踏地沉重,已經不在了,那個總是開人玩笑總是惹麻煩總是讓他頭痛不已的刀已經不會再回來了。

  那個明明年紀特別大,卻特別像個孩子般捉弄他的鶴。

 

  消失了。

  化作夢境,如鏡的另一端,一碎即逝。

 

  為什麼──!

 

 

 

  雜貨街。

 

  莫名的,青年又來到了這個地方。

  憑著本能,或許是因為,太過痛苦吧。所以潛意識裡想回到那一天。

 

  一切都還沒發生的那一天。

 

  如果自己告訴他不用回禮就好了。如果拜託主人讓自己也出陣就好了。

 

 

  ──如果鶴丸沒死就好了。

 

 

  長谷部在雜貨街里急急地走著,匆忙尋找四葉屋的蹤影。無論多久,無論多仔細,即使從頭到尾繞了一整圈──

 

  不見那特立獨行的四葉屋。

 

  不見那已逝的過往。

 

  已經、再也無法了。再也無法回首的從頭,再也尋不見曾經在意過的身影,再也想不起記憶中的四葉屋。

 

 

  ──我可能、再也找不到幸褔了......

    寒風中,如星光的水珠劃過不知誰的臉龐。

 

 

 

                                                               四葉草(完)

 

註1:四葉草為三葉草之變種,四片葉子分別象徵希望、信心、愛情、幸運。但因其他因素所以略做修改。

 

註2:在日本,幸運草有幸福的意涵,故第四葉及第四小段修改為幸福。並且,第四段之副篇名有向阿Q正傳最終章(大團圓)致敬之意味。

 

感謝閱讀到這裡的你,這裡是十字。

這篇是預祝即將到來的新年而作為主題,圍繞著幸福(不幸)的故事。

 

對於日文總是不及格的作者來說,遊戲劇情完全無法參考,因此關於這組只能完全依靠動畫,如有錯誤之處還請指出。

 

雖然他們似乎沒什麼交集,但在動畫中的角色設定卻促使咱喜歡上這二把刀。

 

 

壓切長谷部是個分外正經的人(外表上是的),花丸裡許多事都會管,儼然是那裡的管家一般。但心理戲卻特別突出,反差之下,心裡的想法便如同青春期的少年般。(誤

 

對比之下,鶴丸則完全就是愛玩的大孩子,

『人生就是要充滿驚嚇啊!』

並不隱藏想法,並且,喜歡做一些奇怪的事。(咦?

 

看著這樣的鶴丸,長谷部想必是覺得頭痛的。但在此之下,是不是又有點嚮往像這樣率真的人呢?

 

 額外談話到此。

 

希望這篇文章能作為一塊磚,引來更多瑰麗的玉,讓這個只有三參與的世界再多出一些希望,溫度,以及愛。

 

願他們倆能得到幸福。

 

謹此。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