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星

✟願能化作天際邊不存在的十字星,即便逆著光也要守護你✞

[王黃]-Alive fou you(為你存在)

Ch2:迷霧

也請讓我看看,你所身處的世界。--夜雨聲煩


三天。

王杰希住進他家已經三天了,保姆看到他以後只碎念了一句「終於來了嗎?」便不再過問,食物也自動成了雙倍。

為了完成他的願望,王杰希每天都會出門弄點心,以及...一杯牛奶。為此,黃少天還天人交戰了一翻:一定要喝這種不甜的東西嘛真的會長高嗎--?

王杰希當然不會告訴他,吃太多甜食本來就會長不高。

總覺得今天出去得特別久...?

黃少天百般無聊得看起了出櫃,他從來不知道,原來時間進行得如此緩慢。

書櫃裡還陳列著之前王杰希隨手變出的繪本,以及其他原本就在的、亂七八糟的書,他決定看看那些新的童話。

那人所給的書中所描述的。是一個個悲傷的故事:為了救自己的朋友,精靈捨命擋下了最後的一擊;天使將利刃刺入胸口,設下不可侵犯的結界;魔法師創造了一批保護自己的守護者,最後卻為了保護他們而犧牲生命...

黃少天覺得,莫名有種難過的感覺,他的心中忽地浮現出王杰希的話語。

你以後會遇見更多的人,認識這世界的無奈,及痛苦。

假如我哪天不再了...也請好好地向前吧。

「為什麼非得要弄得這樣無路可走啊...」黃少天喃喃自語。

「那只是故事而已,別放在心上。」溫和的聲音響起,不知何時,王杰希已開了房門,笑著注視著他。

「儘管很多時候,現實比故事要沉重的多。」他的笑容哩,藏不了的,是苦澀。

「說得好像很痛苦似的,你現在,很痛苦嗎?」

「不,沒有。我想,我很喜歡待在這裡。」王杰希認真地望著他,黃少天悄悄地避開她的眼神。

也許現在這樣的生活也不錯?

「這個,今天的。」王杰希從背後摸出了一片巧克力,遞給他,

「七夕就得吃這個。」並且很認真的說。(註:七夕約莫在國曆八月初,雖然今年不是在13號,但這是有可能的。)

「什麼是七夕?」黃少天問。

書櫃裡可沒放這種書。

「嗯......」王杰希陷入沉思,露出有點苦惱的神情。

「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專門吃甜食的日子?」

「真的嗎?太好了那我希望天天都是七夕也順便祝你七夕快樂!」黃少天扳下了一小塊純黑色的點心,塞到王杰希手上,對方忍不住一愣。

「...節快樂。」

「什麼節?」

「不,沒什麼。」

「所以說你今天就是為了找這個才花這麼多時間?那你以後還是別弄了吧。」黃少天有點煩躁地說。

王杰希輕聲地笑了。

「我今天收到"本家"的通知才會去這麼久,之後就不太會了。」

「好吧那他們找你去做什麼?」黃少天說的很急,好像在為自己剛才誤會的發言掩飾什麼。

「你該上學了。」

「啥?」

「本家的人只是你該上學了,所以我得在初級武術學院開課以前教會你一些東西。」

「譬如?」

「寫字、算數,還有一些其他的。」

「可是可是為何之前都沒人教我現在突然要我學而且那個啥的學院何時開始啊?」黃少天不由得慌亂起來。

--讓他來教我?明明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大真的可以嗎?而且萬一學不會不是很丟臉嗎...?

「"本家"之前在進行一項驚人的研究所以才無暇顧及你的課業,順帶一提,九月開學。」

「只剩下不到一個月?!...是說到底是什麼研究你應該知道吧?」什麼樣的研究,讓一個父親拋下孩子,十年來不聞不問?

王杰希注視著他,勾起有些怪的淺笑:「和"你"還有"我"有關的研究。」

黃少天等待他繼續說,然而對方只是搖了搖頭。

「接下來就不能再說了...那是禁忌...你只要知道,這是為了你而完成的一項研究,那就夠了。」

「這算什麼解釋、算了我也不怎麼在意一些從沒見過的人,所以說,你要教我那些東西?你確定你會你到底幾歲呀?」

「我的年齡和你差不多,你可要更努力了,否則會輸的吶。」王杰希的眼睛裡彷彿閃著星光,勾走人的魂魄,使人的心情莫名的好起來。

「放心吧我才不會輸給其他人呢。」

如果是你的話就沒關係。

「那就從寫字開始吧。」

王杰希變出了紙和筆,交給他,並默的走道黃少天深厚,握住右手及筆:「你想先學什麼?」

黃少天感受著後方少年的重量,接著無聲地笑了。

「王杰希、」

「嗯?」

「永遠在一起。」

即將結束的暑假過得分外迅速,早已學會認字的黃少天,在某個並不很強的老師教導下也學了個七七八八,雖然短暫,但這大概是他們兩人生命中,最為與世無爭的平靜日子。

接著,9月1日,開學了。

武術學院的學生年齡並沒有特別限定但就算只是初級,10歲也算特別小的了。

令人意外的是,王杰希也是他的同學。

「我還以為你什麼都會早就不用上學了呢。」黃少天百般無聊得坐在位子上,喧攘的教室裡沒什麼人注意到這兩個特別矮小的孩子--好吧特矮的只有一個。

「其實...我沒有上過學。」乘著老師還沒來,黃少天道出了心中的不安:「我也從沒見過這麼多的人。」

王杰希望了他一眼,笑了。

「我也沒上過學,人倒是見過不少,不過都是科學家。」

「你沒上過學?那你教我的吶些是哪來的還有你怎麼見的都是科學家我家也並不全都是那種人啊?到底...?」黃少天驚訝得過去,也沒注意到音量過,其他人默默地行注目禮,而其中有個美艷的邵田更是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對方靜默了幾秒,接著,淡淡地說:

「老師來了。」


煩。

黃少天煩躁地看著窗外,心中的疑惑怎麼樣也壓不下去。雖然對方總是刻意不回答某些問題,自己也不喜追問到底,但如此強硬地拒絕回覆還是第一次。

煩。

好煩。

「黃少天!」嚴厲的聲音拉回了他的思緒,一抬首便對上了導師不滿的視線,黃少天不由地看向隔壁。

王杰希給他一個苦笑:「自我介紹,黃少。」

尷尬的走上臺,底下很多學生都望著他竊竊私語,甚至有人低低的笑了起來。「唉呦哪裡來的小鬼,不是迷路了吧?這裡可不是玩具店啊。」

黃少天狠狠地看了說話的人一眼。

--很好,我記住你了--儘管連名字都不知道。

忽然,他注意到一個特別的人,那是一名年輕的...少年?太過細緻的容貌,淺紅的短髮及暗赤的雙瞳,使人難以區分性別。他特別的點不僅僅是容顏,奇異的是,他並不和人交談,也沒有對黃少天投以異樣得眼光,他只是用冷冽到令人發寒的目光,注視著即將走上臺的黃少天,彷彿早已失去了情感。

黃少天注意到那人腰上別著一把深黑色的劍,劍上若有似無的環繞著紫氣,不知是何種劍。

他似乎還沒有介紹過?

黃少天一邊喚回方才放空時的記憶,一邊完成了簡單的自介。

意涵簡單,但字數可不簡單啊。

在此,便不贅述。

又過了枯燥的幾分鐘,那名似男非女的少年終於走上了台,冷淡地開口。

「吳羽策,16歲,鬼劍士。」

至此,是黃少天首次看見他開口,並得知他的名字。

「性別男。」


--劍士、嗎?

黃少天勾起了危險的笑容,沒差覺到隔壁王杰希和臺上吳羽策對上的視線。

警告,殺意。

學校生活,才正要開始。


                        Ch2:迷霧(完)





评论

热度(3)